罪惡及苦難問題研究

前言

世界上存在著罪惡及苦難一直是不信神者質疑神存在的主要論據之一,古希臘哲學家伊壁鳩魯早已提出著名的罪惡問題質疑上帝的存在。

「難道神願意阻止罪惡卻阻止不到嗎?那麼,他便是軟弱無能的。難道他能阻止郤不願意做嗎?那麼,他便是懷有惡意的。難道他既能做到又願意做嗎?那麼,罪惡是從哪裡來的?」

伊壁鳩魯的罪惡質疑在今日仍然有其說服力,基督教的上帝耶和華號稱無所不能、盡善盡美、至愛至善,但為甚麼祂創造的人類世界郤是充滿罪惡呢?

在此,Louis P.Pojman教授的《 Philosophy of Religion 》對罪惡問題作出了以下概括:

– 假如上帝(全能、全知、至善的存在者)存在,這個世界上便不存在(或者說,不存在“不必要的”罪惡)。
– 這個世界上存在罪惡(或者說,存在著不必要的罪惡)。
– 因此,上帝不存在。(1)

罪惡及苦難一直是困擾一神宗教的難題,因為創造世界的上帝號稱全能全善,但人世界卻出現大量罪惡,例如姦淫擄掠、殺人放火、欺詐騙財等等,同時之間,地球上出現不少不必要的天災,例如火山爆發、地震等大自然現象,令很多人家破人亡。聖經裏的耶和華創世之時明明說「看著一切所造的都甚好」(創1:31),然而,祂所創造的受造物卻漸漸變壞,並非祂當初所看的那麼好,是上帝祂的眼光出了問題嗎?抑或是祂能力出了問題,無法創造一個維持完美的世界,也無法預知祂的創造能否保持著完美狀態。由於上帝號稱全知、全能及全善,罪惡及苦難的出現使這個萬全的上帝成為了悖論。

反觀我們中國,罪惡及苦難的問題對我們中國人來說是一個不存在的問題,因為我們傳統中國人思想就沒有一個全能上帝的觀念,故此也不存在罪惡及苦難問題,然而這卻一直是基督教教義的固有矛盾,為了回應這個問題,神學家提出了各種不同的神正論以辯護上帝,最常聽見的是自由意志說,以魔鬼的引誘以及人的罪性來解釋罪惡的來源,這些神正論是否說得通呢?

◎ 神正論的辯護

原罪在基督教教義佔了一個首要的地位,它是基督教理論的前提,在《創世紀》開首描述亞當及夏娃偷食了禁果,人就墜落了,然後人類就墜入了萬劫不復的罪行中,基督教的救贖、耶穌的被釘十字架等重要理論也是在原罪的基礎上展開的。基督教是主張性惡論的,它把世間所有罪責都放在魔鬼及受魔鬼引誘的人類上,而造成犯罪,全因為魔鬼及人類濫用上帝賦予的自由,離棄神而引起。我們思考的問題是,萬惡根源在哪裡?「自由意志」可否使上帝免於罪責?原罪論是否合理?

「神正論」這個詞最早見於萊布尼茨的《神正論》,神正論可意譯為「神的正義論」,它旨在論證即使罪惡存在,上帝也是至善的和正義的。正如罪惡問題早已在古希臘被伊壁鳩魯提出,神正論也早在古希臘羅馬就開始了,著名的神正論者有柏拉圖、亞里士多德、普羅提諾、奧古斯丁、阿奎那、馬丁路德、萊布尼茨等。

自由意志辯護

奧古斯丁的神正論觀一直是被認為是經典正統的,這是因為他的觀點既符合聖經又闡揚了教義,它的「原罪說」、「恩典說」和「救贖論」全面地為上帝的至善全能而自圓其說。

在奧古斯丁看來,惡不是上帝的責任,而是人運用自由意志犯罪的結果,上帝造人時原本是天真無邪,完美無缺的,亞當夏娃本居住在無憂無慮的伊甸園,為何會犯罪呢因為夏娃抵抗不了蛇的誘惑,濫用了自由意志,導致了人性的墮落,失去了原本的善。

奧古斯丁將罪的責任卸在了人類運用自由意志上,言下之意,罪惡的出現不關上帝的事,錯就錯在了人類所濫用的「自由意志」,故此罪責應該由人承擔,然而,人犯罪這一事實,我們可質疑上帝是否仍有不可推卸的責任,「自由意志」能否成為了上帝的免死金牌呢?我們甚至更質疑這個原罪是否由祂一手策劃的,在祂的創造計劃中,祂沒有理由不知道人會濫用自由意志而犯罪,既然上帝是全知,祂亦早在創造人類之際就知道總人會伸手摘禁果食,更甚的是,祂縱容蛇在樂園中引誘始祖,耶和華實在難辭其咎,換言之,整個犯罪故事都是上帝在自編自導自演。

奧古斯丁既把罪惡的根源歸因於人類,然而這種有犯罪傾向的人又是上帝所造,這便陷入自相矛盾的悖論中。奧古斯丁的理論正如一種「虛無說」,上帝從虛無中創造了宇宙;而人類又從虛無中產生了惡。然而耶和華始終是無事萬物的終極因,所以即使人類因何原因或怎樣運用自由意志走向了罪惡,上帝始終難逃終極罪責。(2)耶和華親自說造作這一切的是祂耶和華,換言之,罪惡苦難本也是源於耶和華,即使是魔鬼撒旦也是上帝造成的,所以創造主無論如何也無法擺脫對自己的創造物的責任,這就好比上帝已經寫好了劇本,在上帝的預知及允許下,人類被安排了犯罪。正如(以賽亞書45:7) ,耶和華說:
我造光,又造暗‧我施平安,又降災禍‧造作這一切的是我耶和華‧

據基督教神學家的自由意志說,上帝不欲製造雖不會犯罪,但卻無自由意志,如機械般的人,於是上帝選擇創造擁有「自由意志」的人,這些人有獨立的思想,可以根據自己的意志從善或作惡。可是,上帝創造有「自由意志」這類人時,由於上帝是「全知全能」, 祂應該知道人類會不會運用「自由意志」來作惡,而可能性也只有兩個:會或是不會,如若人類從一開始就沒有運用自由意志作惡,那麼人類現在仍將會是光著屁在伊甸園中生活,而基督教的救贖、愛的福音等理論也根本不會出現;可是人偏偏是犯罪了,而這個犯罪的結果卻是在全知的上帝所一早已經預知的,換言之,上帝創造了祂明知會犯罪的人,上帝難免成為了罪惡的第一因。

基督徒認為上帝賦予人自由意志,乃是因為上帝不欲人類沒有意志自主,自由意志才能彰顯道德,若此論成立,言下之意,即是說始祖被創造出來,尚須經過自由意志的考驗及歷練,通過者才能成為上帝眼中的完人,無法通過就是罪人,然而原初上帝創造人類時卻說「看著一切所造的都甚好」(創1:31),那是否意味著上帝的眼光出了問題,始祖被創造出來其實並不是十分好的,他們有從惡的傾向。

罪惡是善的缺失

奧古斯丁首先就提出過罪本身並沒有自存性,罪是善的缺失,故此上帝並沒有創造罪惡。到了中世紀的托馬斯‧阿奎那,他也同樣提出惡並不具有實體,而只是善的缺乏,他根據亞里士多德的「四因說」,認為惡沒有質料因、形式因及目的因,而只有間接的動力因,惡只是一種缺乏的方式存在,雖然阿奎那為惡的存在引入了哲學概念,但仍然無助於排除上帝對罪惡存在的責任,因為罪惡依然是上帝創造後間接造成,縱然惡的存在並非上帝的本意,而是某種意外原因而形成,然而其引發者仍然是上帝,由於上帝的過失或粗心大意,使善的另一面 –「惡」呈現出來,上帝仍然要為它的存在承擔責任,正如一個因過失而犯罪的人,不能因為他沒有主觀故意的意圖而令他排除刑責一樣。(3)

直至現今的不少教牧護教,依然循奧古斯丁及阿奎那的思路來理解罪惡的性質,例如楊慶球在基督教不可信?──兼駁《哲道行者》一書以光和黑暗作喻,認為罪惡的出現,尤如光的缺失就是黑暗。楊氏的比喻表面看似有道理,其實是扭曲了概念,而且類比不當,因為罪惡的性質跟光明黑暗是兩碼事,罪惡是人性實質的存在,並非善的缺失,中西不少哲人也主張人性有善且有惡,楊氏試圖將罪惡的實質性消除,無非是企圖為上帝掩飾罪責。

即使我們姑且認為楊氏的比喻成立,上帝既然創造的空間(一間屋子裏失去了光,以致出現了黑暗狀態罪惡),那麼我們就要問,上帝為什麼沒有能力維持屋子裏的光明狀態,是上帝弄破了手電筒抑或是祂手上的手電筒壞了嗎?再作一比喻,在平坦的道路上出現一個坑洞,以致汽車行駛過這個坑洞出現偏差,造成交通傷亡,道路維修者不能以坑洞是平坦道路的缺失為由而不去修補,並且推缷責任,上帝有責任確保世間是沒有罪惡的,尤如道路維修者絕對有責任確保道路是沒有缺陷而且平坦的。

最好的世界

到了十八世紀的萊布尼茨,從最好世界的理論來出發,提出了他的神正論,他在1710年出版了《關於上帝的慈善、人的自由與惡的來源》一書,該書介定了「惡」乃為作為上帝創造物之有限性的缺失,這就是形而上意義的惡,這是作為創造物本身的有限性所必然導致的惡,上帝並沒有預定人會運用自由意志來犯罪,但祂卻預知到犯罪的可能性,上帝為了讓人有自由意志,即使自由意志會導致惡,但有自由意志的人類比起沒有自由意志的人類更有意義,在上帝所創造的這個世界,我們的世界是一世可能世界中最好的世界,縱然它存在罪惡和不幸,但總比一個沒有自由意志的機械操作來得有意義,所以上帝既不創造惡,也不要求惡,但容許惡。萊布尼茨的神正論思想雖然把罪惡問題進一步哲學化了,但也依然老調重彈,反反覆覆的論說依然沒有為上帝開脫罪責,與萊布尼茨同時代的懷疑論者和哲學家如伏爾泰、休謨及黑格爾等人也對之進行批駁。(4)

小結一下,儘管奧古斯丁以及很多神學家有一套辯護神的正義的神正論,然而基督教的罪惡苦難問題及原罪說仍然是難以自圓其說的,而且包括奧古斯丁在內的神正論也存在著無法避免的邏輯矛盾,而這也是源於基督教教義內部不可克服的內在悖論所致,神學家製造了「自由意志」這個概念作為上帝免責的擋箭牌,然而,這塊擋箭牌仍不免牽強、無力,因為上帝是「全能、全知」的,一個全能又全知的上帝,怎麼可以不為自己的創造物所作所為而埋單負責呢?

◎ 苦難能否磨鍊人類的意志?

我們生存的地球,古至今,幾乎每天都遇到大大少少的苦難,自有人類開始,人類就要與大自然博鬥山洪暴雨、大地震等一場災難令無數無辜平民喪失性命、失去家園,災難發生的時候,我們不禁會問上帝祢在哪裏

筆者曾在香港某中學擔任教職,記得有一次早上集會,聽位一位女基督徒老師在台上向學生說見證,她說她某次駕駛的私家車載著兒子,在公路幾乎被一齡大貨車撞倒而死路途生的經歷,作為基督徒的她,事後並不是認真檢討自己的駕駛技術,而是將這次大難不死的經歷歸因於神的大能及拯救,再而感悟這次是神對自己的駕駛態度作出的提醒。

對於這位基督徒的見證,筆者往往都感到疑惑,為什麼上帝對妳特別眷顧而不是眷顧其他人呢2003年7月10日香港屯門發生嚴重交通意外,一輛雙層巴士從高架大橋墜下,釀成21人死亡。2018年2月10日,香港大埔公路發生巴士翻側事件,造成19人死亡,多人受傷。為何上帝對這位女老師的一次意外伸出了上帝之手,卻在這兩起巴士大災難事件中袖手旁觀容讓慘劇發生呢

神學家魯益師C. S. Lewis說苦難是上帝對人類的磨練,這種說法似有為上帝開脫之嫌,無疑苦難能令人更加成熟,發揮人性光輝的一面,但有時候有些苦難我們是找不到對人有任何意義的,就好像以上的車禍的死者,而死者家屬的基督徒親友,相信事後也不會有心情說出「在這次車禍大災難中,我看到祢的大能臨在!」之類的說話。

筆者相當不欣賞那些滿口掛著「恩典」的基督徒,總覺得上帝的恩典臨在自己身上是理所當然的事,而當自己並不是身受其害的時候,卻往往漠然以對。

苦難問題是一神信仰無法解開的矛盾悖論,所以教會及基督徒都不會主動提起,就算提起,都是以包裝過的技巧來應付,例如「沙灘上的足印」的比喻就是說耶穌被釘十架,就是與受苦者一同承擔苦難,然而,這種只是鴉片式的安慰,無非只是教會利用溫情轉移視綫,畫餅充飢,其實並無助受苦者解決面前的困境,上帝如果真有大能,就應該立即向世人伸出慈愛之手,把苦難移開,讓世人信服地俯伏在祂的面前。

面對苦難,筆者認為更應該端正心態,面對人生的種種挫敗及災難,佛家說「無常」,就是開示世人,苦難是隨時都會發生的,世上沒有必然永恆的幸福(當然更沒有永恆的恩典),與其祈求一個虛無縹緲的上帝來解救自己,何不磨鍊自己的抗逆力,當苦難真正臨在自己身上的時候,能夠積極樂觀及隨遇而安地面對。

上帝是否全知、全能、全善?

對於伊壁鳩魯的罪惡質疑,奧古斯丁的神正論思想始終未能攻破,縱然神學家費盡心機構思了一套神正論體系,加入了自由意志的元素來為神開脫罪責,然而對於一些無法自圓其說的質疑,往往只能歸咎於無法解釋的奧秘。

亞當擅食禁果對上帝來說要麼這是祂安排的劇情想藉此來透過救贖來彰顯大愛以獲得榮耀要是這樣的話罪惡本來就是上帝預設的上帝一早就有意把罪惡納入劇本裏既然上帝安排了罪惡那麼上帝就不是全善了。

要是上帝原本沒有安排過亞當偷食禁果亞當犯罪原本不是上帝所預期的事在原本的劇本裏並沒有犯罪的環節是演員自行演繹出來的那麼這就是上帝的劇本編得不好讓演員有篡改劇本的機會,因為上帝的劇本思慮不周,埋下了犯罪的伏筆,若是這樣,上帝便不是全知及全能了。

善與惡本來就是相對的,魔鬼的犯罪才能引出上帝的善,基督教的善惡二元論因此存在著不可解決的悖論,當信徒頌贊耶和華的聖潔時,其實應該聯想到魔鬼的犯罪也必要的,基督徒更應該尊猶大為聖,如果沒有猶大的出賣,又怎能成全耶穌「偉大」的救贖事業呢?

走筆至此,筆者感到耶和華上帝就好像「又要威又要戴頭盔」,一方面又要以「全能、全知和全善」而自居,然而又要對創造物的所作所為免除罪責,推諉到一個空虛的概念「自由意志」,試問,這說得過去嗎?

說到底,伊壁鳩魯的罪惡質疑,從奧古斯丁以至近世的神正論,神學家依然沒有成功攻破。

 

附註

  • (1) Louis P.Pojman, ed, Philosophy of Religion: An Anthology, third edition,p.163
  • (2) 張志剛,《宗教哲學研究–當代觀念,關鍵環節及其方法論批判》,中國人民大學出版社2003,第123-124頁。
  • (3) 趙林,《基督教思想文化的演進》,人民出版社2007,第217-218頁。
  • (4) 同上書,第218-224頁。

 

 

 

 

 

 

 

廣告
本篇發表於 哲學與宗教。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