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經的創世神話與人類的起源

在解釋人類的起源上,受著基督教的影響,西方社會一直堅持人類是神直接創造的,《創世紀記述的七日創世,洪水等故事乃宗教象徵,其所述離科學相距甚大,阿爾馬格大主教詹姆斯‧尤舍爾甚至依據聖經計算出上帝造人的年份日期是公元前4004年,鬧出一幕幕科學笑話,在歐洲中世紀,在宗教神學統治的黑暗時期,神創論成為唯一真埋。

◎ 聖經與創造論

《創世紀》有兩個記述上帝創造世界的不同版本:

「地是空虛混沌‧淵面黑暗‧神的靈運行在水面上‧ 神說,要有光,就有了光‧神看光是好的,就把光暗分開了‧神稱光為晝,稱暗為夜‧有晚上,有早晨,這是,頭一日‧」(創1:2-5)
vs
神說,天上要有光體,可以分晝夜,作記號,定節令,日子,年歲‧並要發光在天空,普照在地上‧事就這樣成了‧於是神造了兩個大光,大的管晝,小的管夜‧又造眾星‧就把這些光擺列在天空,普照在地上‧管理晝夜,分別明暗‧神看著是好的‧有晚上,有早晨,是第四日‧」(創1:14-19)

究竟是在第一日或第四日創造光體?光是在光體太陽、月亮?古人似乎不明白月亮本身不會發光創造前或是創造後才有令人摸不著頭腦。再者,光和光體是同一類別的事情,本可以在一天內完成的工作,上帝卻在第四天重覆了第一天的創造工作,結果浪費了一天的創造。

而《創世紀》則這樣記述人類的起源:

「神說,我們要照著我們的形像,按著我們的樣式造人,使他們管理海裡的魚,空中的鳥,地上的牲畜,和全地,並地上所爬的一切昆蟲‧神就照著自己的形像造人,乃是照著他的形像造男造女‧」(創1:26-27)

「耶和華神使他沉睡,他就睡了‧於是取下他的一條肋骨,又把肉合起來‧耶和華 神就用那人身上所取的肋骨,造成一個女人,領她到那人跟前‧ 那人說,這是我骨中的骨,肉中的肉,可以稱她為女人,因為她是從男人身上取出來的‧」 (創2:21-23)

「有一日,那人和他妻子夏娃同房‧夏娃就懷孕,生了該隱﹝就是得的意思﹞,便說,耶和華使我得了一個男子‧又生了該隱的兄弟亞伯‧亞伯是牧羊的,該隱是種地的‧有一日,該隱拿地裡的出產為供物獻給耶和華‧亞伯也將他羊群中頭生的和羊的脂油獻上‧耶和華看中了亞伯和他的供物,只是看不中該隱和他的供物‧該隱就 大大的發怒,變了臉色‧耶和華對該隱說,你為什麼發怒呢,你為什麼變了臉色呢‧你若行得好,豈不蒙悅納,你若行得不好,罪就伏在門前‧它必戀慕你,你卻要 制伏它‧該隱與他兄弟亞伯說話,二人正在田間‧該隱起來打他兄弟亞伯,把他殺了‧ 」(創4:1-8)

「耶和華造了亞當及夏娃,他們生了該隱,後來該隱殺死了他的兄弟亞伯,以下的記載就令人摸不著頭腦了,因為該隱害怕:“凡遇見我的必殺我!” (創4:14),而耶和華對該隱的許諾竟然是“給該隱立一個記號,免得人遇見他就殺他‧ 」(創4:15)

奇怪的地方是,神造人的時候不是只造了亞當及夏娃兩人嗎?而他們只是生了該隱及亞伯,該隱殺死了亞伯後,世上應該只有亞當及夏娃及該隱三人而已,又何來會有其他人會殺他?莫非上帝造亞當及夏娃的時候世界上已存在了其他人了嗎?真是莫名其妙!究竟上帝創造亞當及夏娃之先,有沒有同時創造其他人類,這一謎團成為了教會的懸案及臆測對象。

◎ 從宗教學角度解釋神創觀念的起源

那麼為什麼人類會有「造物主」觀念呢?筆者比較認同宗教的起源是由自然宗教發至人為宗教,從多神崇拜到一神崇拜的過程包含著人們的思維從具體到抽象的蒸餾過程,所以先民有神靈崇拜的觀念是歷史發展的必然,在宗教的發展觀來看,神的信仰有其深刻的社會根源,古人類的思想尚在襁褓中,無法正確識客觀世界,神創世界的觀念是原始人對世界的一種錯誤認識,尤其是先原始人接觸的日常事物皆是人所創造,例如陶製品,當先民問到世界怎樣產生的問題時,先民的“創造”思維自然投影到世界觀上,因而認為世界也是“創造”出來的,從製陶技術啟發下,先民以為人類是泥造的,故而世界許多民族產生出許多泥土造人的神話。(1)

無限感也是人類從原始的自然崇拜、物神崇拜過渡到一神信仰,這是因為人從自身生命和能力的限制產生了對無限的追求,人們祈求與超自然的力量結合,在不同民族的一神宗教信仰中,無論這個神被賦予了不同的名字像上帝、天主、安拉、真主…這也是各民族所信仰的神聖的終極實在,都表達著人類同一個信念,即對無限的神聖實在的追求,這個無限的實在會為人帶來永恒神聖的意義。

◎ 進化思想的誕生

進入19世紀,隨著科學的進步,很多科學家已提出很多關於人類起源的假說,例如法國生物學家拉馬克在《動物哲學》(1809)提出了人類從類人猿演變而來,生物從低級動物形態演化成高級動物的觀點。半個世紀後後,達爾文於1859年出版的《物種起源》揭示了生物演化的規律,1971年出版的《人類的由來及其性選擇》一書更論證了人類的祖先是類人猿的觀點,這個觀點揭開了人類起源之謎,並衝擊了神創論思想。

其實,達爾文的時代受著自身認識的局限和當時科學水平的限制,其理論不免在在著缺陷,但是隨著現代科學的發展,進化論的發展不斷地修正,完善和豐富。達爾文的生物進化論提供了生物進化的依據,而達爾文之後,赫胥黎發表了人猿同族論,恩格斯亦於1876年發表《勞動在從猿到人轉變過程中的作用》一文,公開了勞動造人的理論,闡釋了古猿變人的內在機制。他們的學說為人類起源說提供了重要的參考價值。

◎ 人類的祖先

山東曲阜出土的一塊漢代畫像石把魚、猿猴和人刻劃在一起,可見先民早已猜出人類演變自猿,而猿則源自於魚。的確,從魚到兩棲類動物,到爬行類動物,到哺乳類動物,到古猿,再形成人的的確確是人類起源的階段,現今的科學成果及化石的發現深深印證了這一事實。

埃及古猿

埃及古猿是人類的遠親,牠們是猿類和猴類之間的過渡型,生活在2600-2800萬年前,是猿和人的共同祖先。

森林古猿

森林古猿生活在2000萬年到500萬年前非洲、亞洲及歐洲的熱帶森林裏,身體構造接近現代的黑猩猩及大猩猩。

拉瑪古猿

由於氣候的變代,出現大片平原,使一部份森林古猿被迫下地生活,一部份的森林古猿則繼續棲生在樹上,向著現代類人猿的方向發展。距今約1400萬年前,從森林古猿中又分化出拉瑪古猿,可視為從猿到人轉變過程中早期的過渡類型,牠們真正開始下地生活,直立行走,進行勞動工作,使雙手得以解放。

南方古猿

大約距今1500萬年到1000萬年前的時間裡,誕生了生活在非洲南部的南方古猿,牠是一種由猿到人的過渡型生物,而且牠們已經不再是森林動物,牠們在在開闊平原、河谷坡地和沿河地區,牠們的平均腦容量為400-770毫升之間,大腦結構與人很相似。(2)

◎ 古猿演變成人的內在機制

恩格斯綜合當時社會科學的成果,發表了勞動造人的理論。恩格斯指出,勞動是人類生活的基本條件,自然的進化產生了人類的祖先,通過勞動促使猿轉變成人。

直立行走

古代類人猿群居樹上,生活環境造成牠們前肢在樹上攀援和在樹間攀枝行走的行動方式,這種行動方式促使前肢和後肢分化。森林的縮減迫使牠們下地行走,牠們在地上亦開始擺脫用前肢幫助的習慣,越來越多地直立行走,完成了從猿到人具決定意義的一步。

手的專門化

到地面生活後,前肢越來越多地從事別的方式的活動,經過一代代的適應和自然選擇,前肢逐漸變成了手,後肢則變得粗壯而宜於站立,成為了腿腳,漫長的轉變使手變得自由,隨著手的專門化,工具出現了。手從行走中解放出,學會了使用和製造工具並從事生產,手又是勞動的產物,由於從事生產,手變得愈來愈靈巧,這時猿已成為了形成中的人。

語言和意識的產生

手的靈活性是自然選擇所積累的,手的變化,身體其他部份也相應地發生變異,猿類祖先隨著勞動而促使他們更緊密聯系起來,這使正在形成的猿類產生了一種需要,即到了彼此間有些不得不說的地步了,由是產生了語言。首先是勞動,然後是語言和勞動兩個推動力促使猿腦成為了人腦,與此相聯繫,感覺器官也進一步發育。(3)

◎ 個人觀點分享

19世紀中晚期達爾文的生物進化論及恩格斯的勞動造人理論宣告了傳統教會以《聖經》字面解釋人類起源的不可行性,進化論在生物學界給人類起源所帶來的衝擊是巨大震撼的。

然而現今不少教會仍然大力評擊進化論,以筆者自身所觀察的部份基督徒來說,他們會主動以進化論來作為護教工具,很堅定說進化論已經被推翻云云,然後來「證明」基督教的創造論是成立的,言談之間,看得出部分基督徒對進化論已經「證實為錯」的思想已經根深柢固。換言之,時移世易,進化論由以往神創論者談虎色變懼怕的對象,變成了他們反擊無神論的武器了,有時候經過教會或基督教書室,看到不少書刊以「揭穿」進化論為題材,而有些作者甚至是基督徒的「科學家」寫的,論證十分粗鄙牽強,護教目的明顯,很明顯對「進化」並不在行,心存偏見,令人不禁嘆息,在現今資訊爆炸的年代,科學普及的工作,還有待努力繼續下去。

其二,否定了進化論,或指出了進化論一些未完善的問題,又是否能夠因此令神創論成立呢?筆者覺得,世間上的事物並不是非黑即白,縱然把進化論否定了,基督教的一套神創思想又是否就順理成章地成立呢?除了創造及進化之外有沒有另外的可能呢?

◎ 佛家如何看待人類的起源?

我們人類是以物質形態存在於世的,是屬於低能量的生命體,佛家認為,眾生是由當初純粹精神體釋出能量而成,當初我們是沒有的,只有著無數無量的精神體,乃是「一元」或「一合體」的狀態,但是從一念無明開始,錯誤出現了,一元分裂出二元,愈來愈多的獨立精神體釋出來,成為了一個一個的個體,釋出能量,而釋出能量愈多的,就形成了物質,我們人類都是物質形相的眾生。我們要回復原本圓滿的能量,脫離低能量體的狀態,回復正等正覺,也就是全智慧。當回復全能量的精神體的時候,也就是回歸法界的一元世界,也就是成佛的時候。(4)

 

  • (1) 陳榮富:《比較宗教學》,世界智識出版社1993年版,第63-66頁。
  • (2) 魏奇、魏世峰:《走出伊甸園–人類的起源和演化》,陝西人民出版社1994年版,第52-58頁。
  • (3) 同上書,第59-63,101-102頁。
  • (4) 李偉聲:《實用佛學:輕鬆學佛,一生成佛》,超媒體出版有限公司2018年版,第41-44頁。

 

 

 

廣告
本篇發表於 重要議題。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