耶穌是否從死裏復活?

耶穌是否從死亡裏復活是基督教信仰的核心問題之一,正如保羅自己在給哥林多的信所說:

「若基督沒有復活,我們所傳的便是枉然,並且明顯我們是為神妄作見證的,因我們見證神是叫基督復活了。若死人真不復活,神也就沒有叫基督復活了。」(林前14:14-15)

由此可見,耶穌受死及復活這個問題,是基督教信仰的核心,無論是基督徒抑或對基督教有追尋的人來說,都需要高度關注的。

◎ 正史可有耶穌復活的記載?

與耶穌同時期的歷史學家,都對耶穌的出生與復活記載付之厥如<見耶穌,作為一個宗教革命家與政治犯的一生歷史學家吉本,即《羅馬帝國衰亡史》的作者有一段話頗值得深思:

「對於萬能的造物主不訴諸他們的理智,而徑直顯示於他們的感覺的這些證據,當時的異教徒及哲學界竟然付之不聞不問,我們能用什麼理由來加以解釋呢?基督的時候使徒的時候他的弟子的時候他們所說教的教義為無數奇跡所證實:瘸子走起路了瞎見了病人痊癒了死者復活了魔鬼被驅走了大自然的規律屢次因教會的利益而不起作用然而希臘羅馬的許多賢者哲人却居然把這些驚人的事跡置諸罔聞照舊從事他們的日常的生活和講學對於世界上道德的及物質的統治所發生的任何變故一若全無所知。在提庇留皇帝在位年間整個地球至少在羅馬帝國這個著名的地方被籠罩在不可思議的黑暗之中達三小時之久連這個異常的事件 — 這個極易引起人們驚訝、好奇、虔信的異常的事件在科學和歷史極為昌明的當時也一點都不引起注意。而且這又是塞尼卡、老普林尼生時所發生的事情他們不會不受到這個異常事件的直接影響而且不會不很快聽到這個事件發生的消息。這兩位哲學家在他們畢生精力而完成的著作中對當時發生的幾乎所有重大自然現象 — 舉凡地震、流星、彗星、日蝕、月蝕等足以引起他們好奇的自然現象莫不努力收集記錄下來一點都沒有遺漏而對於地球創造以來人們在現場所目擊的這些最重大的現象却都脫漏沒有記載。」(1)

在第一世紀的羅馬時代,當時的大文學家、歷史學家,都對耶穌的事跡置若罔聞,更遑論提及他死後復活這一驚天動地的大事。舉例來說,於公元66年前後出生於希臘的普魯塔克他的大著作《英雄傳》寫成於公元一二世紀之交該書囊括了從羅馬建城者羅繆拉斯到他的時代的所有英雄豪杰即便是神話傳說的人物也包括進去但卻不包括耶穌基督。(2)可知所謂的耶穌復活在當時根本不曾發生過自然也不為當時的史學家所記。

耶穌之復活這個脫離了大自然規律的奇幻神話故事既然正史並無真實證據,我們也就只有依頼聖經,嘗試根據錯綜複雜的資料作出合理的揣測。

耶穌死亡之時,正是猶太人吃逾越節筵席之時,大祭司讓羅馬兵丁打斷受刑者的腿,免得屍首在安息日留在十字架上,當士兵扎破了耶穌肋旁,耶穌並無反應,他已然死去了。耶穌死後,他的隨從們立即要面對如何處理他的屍首問題,當時已是黃昏,逾越節筵席將要開始,若耶穌之屍首留過夜,無疑是全家人之恥,故事發展下去便是基督教的核心部分,耶穌從死裡復活,向門徒顯現並升天,並引起一連串的猜測,而更有人推測耶穌在十字架上根本並沒有死,但事實上是否如此呢?

◎ 聖經的記述虛中有實,實中有虛,必須小心分辨

在<從耶穌到保羅,早期基督教的轉型與變遷>一文,我們分析過將耶穌神聖化的始作俑者是保羅,他把早期原始基督教的信仰「上帝之國」一變為「耶穌即是上帝」,而整部新約聖經,除了《雅各書》少數的經卷,差不多也在描述耶穌的神聖,連四福音書也包括在內,所以我們要回應耶穌是否復活這個問題,也就必須把歷史的耶穌還原出來,另一方面,聖經以外並無關於耶穌本人的史料,要去了解耶穌本人的生平,我們又不得不依靠聖經,故此科學地去作出了解聖經內容,必須有批判性的思考。

《馬可福音》是成書最早的福音書,但根據《馬可福音》的原始版本的最後一節(16:8)(3):「她們(兩位瑪利亞與撒羅米)就出來,從墳墓那裡逃跑;又發抖又驚奇,什麼也不告訴人,因為她們害怕。」若然耶穌死後復活,作為成書最早的《馬可福音》怎麼可能會漏掉這一極重要的情節呢?《馬可福音》作為最早寫成的福音書卷,它沒有記載耶穌的出生及死亡,換言之,在八十年代,當時只有《馬可福音》一卷福音書存在於世,是沒有完整的耶穌降生及復活的記載的。

◎ 《馬可福音》最後十二節並非包含於原始版本

《馬可福音》第16章第9-20節描述了耶穌死後向抺大拉的馬利亞、兩個門徒顯現,而門徒則奉差遣,耶穌升天,然而讀者必須注意,這些情節並非原始《馬可福音》版本所有,而是後來的傳抄者加上去的。據聖經學者巴特‧埃爾曼分析,聖經的流傳過程中,傳抄者在有意或無意中對經文作出增刪,以致聖經中不少內容並非原始版本的真實內容。《馬可福音》第16章第9-20節所描述的情節亦是後來的傳抄者加上去的,並非原始版本《馬可福音》的內容,在研究文本的學界裏,考慮到該些情節並不出現在較古老的《馬可福音》抄本上,而且其轉折情節、風格也與之前的經節格格不入,故此《馬可福音》最後9節的情節是後來加上的這個推論是合理可信的,並且已經在聖經文本研究上獲得認同。

據學者分析,原始版本的《馬可福音》至第16章第8章結束後,耶穌死後的情況將陷入十分尷尬的情形,因為故事描述至這些婦女們逃出墓穴,甚麼也不告訴人,「因為她們害怕」(可16:8),這樣的結局明顯是突兀而且不完整的,而同也沒有交代婦女們告訴門徒耶穌已然復活,故此不少抄寫者都會為故事發展加上自己的結尾。(4)

◎ 推斷耶穌受刑斷氣後的真實圖畫

其實有關耶穌顯現最早的記述並不在四福音書,而是在使徒保羅於公元五四年前後寫成的《哥林多前書》中,這已經不禁令人懷疑復活之事是源出於保羅的所謂「異象」,換言之,四福音書關於耶穌復活的記述並非建基於真實歷史,而是神學發揮,我們看待福音書要十分小心,因為福音書虛中有實,實中有虛,我們既可以藉它推斷耶穌的真實生平,但亦要把一些非史實的成份分出來。

耶穌死時正值星期四晚逾越節筵席到來之時,耶穌的隨從必須立即處理耶穌之屍首,他被急忙地暫時在橄欖山上安葬在一個墓裡,以等待逾越節過後再移到他處,故此星期日那天抹大拉的瑪利亞於清早獨自到墓時,屍首已經不見了,最合理的可能性應該是有人把耶穌遺體移走並重新安葬,所以耶穌的墓空了正是理所當然的事,耶穌死後本是被暫時安葬,當他的遺體被搬走,墓穴不空才奇怪呢?

我們先根據福音書的情節試圖找出一些真實圖畫,耶穌釘死之後,亞利馬太的約瑟,即一位猶太教公會的議士,可能是出於同情耶穌的緣固,呈請巡撫彼拉多取下十字架上的耶穌並進行安葬,並獲得彼拉多的允准(見可15:42-46),當時正逢逾越節,時間並不允許進行完整正規的猶太葬禮,故此唯有先把遺體暫時移放於一個臨時墓穴,以待節期完結後移往他處重新舉行葬禮,如約翰福音19:41-42所說,耶穌遺體被安放在受刑十架附近園子的一座新墳墓。

此外,耶穌受刑後,他的親屬隨從的精神狀態可想而知是驚惶失措及恐懼,要麼是如鳥獸散地逃走,要麼是躲了起來(約20:19),同時地,這些婦女既一邊躲著,一邊暗中觀察耶穌的屍體將會被搬到何處,而在這段緊張的時間,顯然地,這些婦女沒辦法與約瑟直接聯繫,而且當時並沒有手提電話等電子通訊設備,彼此無法進行即時通話聯絡,在星期六夜逾越節開始後及安息日結束之後,約瑟便迅速回到墓穴,把耶穌的遺體搬離,約瑟作為猶太教公會的成員,有財力資金,能迅速辦成這事也是理所當然的,而這一個動作並未能及時知會耶穌的婦女隨從。(5)而另一個可能性就是耶穌之母、耶穌之妹撒羅米及一眾從加利利來的婦女等人在約瑟的協作下,早已於星期六傍晚把耶穌的遺體搬離,據《馬可福音》(16:1),婦人們買了香膏要去膏耶穌的身體,據猶太人習俗,人死後必須於二十四小時之內安葬,她們根據猶太傳統以香膏為耶穌潔淨遺體,正是摯愛的表現,而在當時,據《約翰福音》記述,抺大拉的馬利亞顯然沒有在場。(6)

可想而知,當抺大拉的馬利亞,或耶穌之母馬利亞及撒羅米等婦人於星期日一大早來到墓旁,準備潔淨耶穌的遺體時,他們見到墓穴的大石已經挪開,墓裏空空如也,她們並不知道在早一個晚上約瑟已經把屍體搬離墓穴,她們的反應是十分震驚,並逃離墓穴,這就是當時可能的真相。

耶穌死後,耶穌的親屬隨從及一眾門徒在驚恐之後,想必經歷了沮喪然後平伏等心理經驗,他們的老大耶穌試圖發動一場抵抗政府的運動,現在政府當局先下手為強,將他們的老大制裁了,耶穌的行動沒戲了,面對前路,他們唯一可做的就鳴鼓收兵,安安分分地重過日子了,重操舊業,故此彼德與安德烈等人回到加利利重新捕魚,其他人也各自回家去了。這些表現我們十分詑異,既然耶穌轟轟烈烈地從死裏復活並展現給眾人看,為什麼這些人仍然要回家重操舊業呢,這樣的情節顯然十分格格不入,聖經就是這樣的「虛中有實,實中有虛」,我們看待聖經必須十分謹慎,懂得分辨哪些是歷史,哪些是神學(虛構神話)。

總結一下,《馬可福音》作為最早寫成的福音書,若將第16章第9節打後的章節排除在外,而只考慮原始本的《馬可福音》,是並沒有耶穌復活的描述的,而僅據《馬可福音》原始本內容我們得知,耶穌十架斷氣之後,有人曾經將他的遺體作短暫安葬,以待逾越節開始及安息日之後移往他處安葬,而由於聯繫通訊不善的關係,耶穌的婦女家屬隨從於星期日早上來到墓地,發現的是已被搬走的墓穴,由此引起驚恐。而之後的神學描述,死人復活等敍述,已然超出了歷史的真實,我們必須分辨出來。

◎ 耶穌的(復活)記載,福音書的記述不盡一致

不同福音對耶穌復活的情節亦有多處互相違悖,其中一個明顯的矛盾出現在耶穌(復活)之後在什麼地方顯現祂的復活真身於眾門徒之前,據《馬可福音》及《馬太福音》這些較早寫成的福音書,耶穌是在加利利現身的:

耶穌向婦女們說:

「你們去告訴我的弟兄,叫他們往加利利去,在那裡必見我。」(太28:10)
「十一個門徒往加利利去,到了耶穌約定的山上。 他們見了耶穌就拜他,然而還有人疑惑。」(太28:16-17)

然而在《路加福音》、《約翰福音》這些較晚期寫成的福音書及《使徒行傳》,耶穌卻告訴門徒不要離開耶路撒冷:

「我要將我父所應許的降在你們身上,你們要在城裡等候,直到你們領受從上頭來的能力。」(路24:49)

在《約翰福音》裏,耶穌的顯現也是發生在耶路撒冷,而且就在星期日早上婦女們發現空墓的當天,當晚就向門徒現身。(見《約翰福音》第二十章)

而在保羅的《使徒行傳》則這樣記述:

「他受害之後,用許多的憑據將自己活活的顯給使徒看,四十天之久向他們顯現,講說神國的事。耶穌和他們聚集的時候,囑咐他們說:不要離開耶路撒冷,要等候父所應許的,就是你們聽見我說過的。」(徒1:3-4)

這究竟是在加利利現身,抑或在耶路撒冷現身?四部福音書說法各異,令人摸不著頭腦,大概我們知道,《馬可福音》及《馬太福音》以加利利為重心,而更多強調耶穌死後,部份門徒在傷心絕望的情緒,在為期八日的逾越節結束後,他們回加利利重操舊業,而耶穌就在他們回到加利利後才顯現給他們看的,而這種展示是較異象式的;而《路加福音》及《約翰福音》則以耶路撒冷為重心,時間上則強調是婦女們發現墓穴空了之後,耶穌就立即於當天復活在眾人面前看的,而且更強調復活的耶穌以血肉之驅的形體展示在門徒面前。(7)

此外對於耶穌復活的經過四福音書的記載都是互相矛盾一塌糊塗且看以下事例

耶穌究竟是在逾越節之前或之後死的?
除酵節的第一天,就是宰殺逾越節的那一天,門徒問耶穌:“你要我們到那裏去,為你預備逾越節的晚餐呢?”(可14:12)(耶穌死於逾越節晚餐後)
他們釘他十字架的時候,是在上午九點鐘(可15:25)(耶穌是在上午被釘
vs
清早的時候,猶太人把耶穌從該亞法押往總督的官邸。他們自己沒有進到官邸去,恐怕沾污了污穢,不能吃逾越節的晚餐(約18:28)(耶穌死於逾越節晚餐前,耶穌死的當晚才有逾越節)
那天是逾越節的預備日,約在正午的時候。…彼拉多把耶穌交給他們去釘十字架。(約19:14-16)(耶穌到各各他需時不少,故此耶穌當在下午被釘)

來到耶穌空的墓旁有多少女人?
抹大拉的馬利亞,來到墓旁(約20:1)(一個女人)
vs
在禮拜日天亮的時候,抹大拉的馬利亞和另一個馬利亞來看墳墓(太28:1)(兩個女人)
vs
過了安息日,抹大拉的馬利亞、雅各的母親馬利亞和撒羅米,買了香膏,要去膏耶穌。禮拜日的大清早,出太陽時候,她們就來到墳墓那裏(可16:1)(三個女人)
vs
禮拜日大清早的時候,婦女們帶著預備好的香料,來到墳墓那裏…那些婦女就是抹大拉的馬利亞、約拿亞和雅各的母親馬利亞,以及其他在一起的婦女(路24:1-10)(至少五個女人

那石頭是在女人們來到墓前或來到墓後滾走的?
婦女們帶著預備好的香料,來到墳墓那裏,發現石頭已經從墳墓輥開了。(路24:1-2)(之前已滾走)
vs
天還沒有亮的時候,抹大拉的馬利亞來到墓旁,看見石頭已經從墳墓移開了。(約20:1)(之前已滾走)
vs
她們抬頭一看,發現石頭已經輥開了。(可16:4)(之前已滾走)
vs
抹大拉的馬利亞和另一個馬利亞來到墳墓。忽然,…主的使者從天上下來,把石頭輥開,坐在上面。(路28:1-2)(之後才滾走

以上的多處明顯矛盾,無論對信徒或非信徒來說,估計要理清頭緒,也是一件十分累的事了,不過對於對於虔信的基督徒來說,耶穌(復活)後向門徒顯現的交錯時空情節,這是一個不必深究的問題,反正耶穌復活了就是了,不同福音書的不同記載,細節如何,是根本不必理會的問題,反正信祂從死裏復活就成了!可是,對於尋根究底的人來說,這樣的態度,我們明顯不能滿足,也不能接受。

塑造耶穌復活

在公元一至二世紀之交,當時帝國正充斥著大量的「神人」,例如蒂亞納的阿波羅尼奧斯、與耶穌年代相近,生於小亞細亞,足跡遍及東地中海地區的畢達哥拉斯學派的行奇蹟者,與耶穌相似的是,這些「神人」也替人治病、令人起死回生,在保羅成長的地方大數曾發現一份石刻銘文,有以下語句:

「此人,以阿波羅之名取名,使蒂亞納發亮,打消了人的過錯。在蒂亞納的墓(吸納了)他的遺體,但事實上上天接納了他,他因此能消除人的苦痛。」

以上的情節,跟耶穌復活救贖,從死裏復活的情節,是多麼的相近?這個「神人」阿波羅尼奧斯甚有影響力,三世紀初羅馬皇帝卡拉卡拉及其繼承者亞歷山大‧塞維魯興建廟宇祀奉阿波羅尼奧斯,甚至在廟裏與亞伯拉罕、奧菲士、基督一起祀奉。

回到以上的問題,為什麼《馬太福音》跟《路加福音》及《約翰福音》對耶穌復活的形象如此大相逕庭呢?前者描述復活的耶穌乃是純粹的異象,甚至有人仍然心存懷疑,「十一個門徒往加利利去,到了耶穌約定的山上。他們見了耶穌就拜他,然而還有人疑惑。」(太28:17),可以想像,《馬太福音》對耶穌復活的描述是弱不禁風的,勢必招致時人的反對,第一及第二世紀之交,對基督教提出尖銳批判的希臘人有盧西安、特萊佛、凱爾索斯等人,他們批評基督教建基於虛幻失實的異象而流行於愚昧無知的大眾,針對《馬太福音》「異象式」的復活描述,可想而知,寫於較晚世代的《路加福音》及《約翰福音》有必要作出糾正及辯護,將耶穌復活一事變得更實在化,故此在他們的描述下,耶穌的肉身復活就緊接在空墓的發現,而且強調耶穌的身體在使徒的目視下地上升起,升到天上。(8)

◎ 保羅的異象從何而來?他如何將復活觀念滲入耶穌的故事?

從耶穌的婦女家屬隨從發現空墓而驚恐之後,發展下去的情節就是超乎現實的復活觀念神學描述,這些描述,除了《馬可福音》這本增添了內容的福音書不計之外,其餘的福音書及保羅書信都有大量述及,而《馬太福音》、《路加福音》及《約翰福音》等福音書寫作之時距離耶穌之死已是差不多半個世紀之後的事了,當時社會上耶穌復活的造神運動已經大致成熟,故此這三福音書對於復活的情節有較豐富的渲染。

那麼,我們就要問,耶穌復活的觀念是怎樣來的呢?其實耶穌的復活觀念,在歷史的發展也是其來有漸的,古巴比倫宗教有一種現象,就是經過相當時間後,要把部落酋長殺掉,目的是趁他精力尚未衰竭時入土,以後演變為以犯人冒名酋長替死,這種宗教習俗逐步成為了神話,稱人民吃的谷物是神聖酋長的肉,飲的葡萄酒是他的血。古巴比倫宗教紀念青春之神杜木玆復活之風俗亦影響基督教,據傳每年一當杜木玆要離近,閃族男女皆為他舉行哀典,但春天一到,杜木玆重返人間,枯死的大地又充滿生機,這種「迎春節」發展到後來,遂被基督教改造成「復活節」。(9)

在古埃及,奧西里斯死而復活神話廣為流傳,對基督教的復活觀念也影響深遠。相傳奧西里斯原為埃及之王,其弟塞特為爭王位而陰謀將之害死,並切屍十四塊,扔到埃及各地,奧西里斯之妻伊西絲將分散碎屍找回拼合,結果感孕生子荷魯斯,荷魯斯長大後打敗塞特,為父報仇,交戰中荷魯斯失去一目,後來為了救活奧西里斯,荷魯斯又把奪回的此目讓其吞下,從而使他死而復生,奧西里斯復活後不願再留人間,往冥府稱王,成為陰間主宰,為此,古埃及人每年都要舉行長達十八天的祈祝盛典,這個故事表達了一種「肉體復活」的觀念,此觀念並且傳給了希伯來人,在舊約中即有不少復活的神跡奇事,例如《列王紀上》所記先知以利亞透過神跡讓一名寡婦的兒子復活,另一位先知以利沙也曾使一名病死的孩童復活(見列上17:17-24及列下4:18-37);還有一種傳說為奧西里斯死於公元前3000年阿太爾月17目,其復活之日則為此後第三天,他的信奉者尊他為「西去另一世界的人們之中為首的一個」,這種說法與後來基督復活之說極似,如《哥林多前書》就言及「基督已從死裡復活,成為睡了之人初熟的果子」(林前15:20),由此可見,奧西里斯的復生便是基督復活的先兆。在古埃及也曾流傳過關於救世王降臨之說,據公元前3000年左右的古埃及預言記載,當一地區遭受天災禍役就會有人預言將會有一個大能的國王來臨,他將開創一個幸福、和平、正義的時代,從這種救世王降臨之說到猶太教的彌賽亞觀念和基督教的基督再臨論,當可見出一條伏線。(10)

以後到了希臘神話中又產生了奧西里斯被殺復活、阿多尼斯被殺又復甦、阿提斯死亡後三日復活的傳說,到了公元來臨之際,猶太人接受各民族的復活觀念的影響,必然認為上帝所派遣拯救他們的彌賽亞也和古代的復活神話一樣,先被殺而後復活拯救人類,後來耶穌的被釘及復活正是這種神話的套用。

波斯古經上還有對復活的描寫,如《耶斯特》第19章提到了來世,據說在那兒死者將復活,不再有舊時代,不再有死亡,不再有腐敗邪惡,《布達希施》第 30章則說是救主掃希安特帶來了復活,復活後不再有等級,《伽泰》中也談及人們在復活後將得到永生的靈糧。

而在保羅個人成長的大數,以至整個帝國,也都充斥不少「神人」的傳說,想必然他早已對這些能夠救贖世人,起死回生的「神人」耳濡目染,憑藉他的神秘宗教經驗,他把這些「神人」的形象套用在耶穌身上,是完全可以理解的,也是因著保羅的緣固,他成功將原始拿撒勒的耶穌革命運動改造成新的宗教,影響至今。

◎ 總結

從以上分析可以知道,耶穌復活的神話故事發展自耶穌家屬隨從發現他暫時安葬的墓穴空了開始,此後的情節乃是已脫離了歷史真實的保羅神學,而這些情節也出現矛盾的現象。

有基督徒會說,四福音乃透過不同目擊者去反映復活的事實,故此情節出現差異出入是可以理解的,都是去宣說耶穌的復活。這個說法其實似是而非,乃信徒一廂情願的想法,而且罔顧了情節矛盾不合理之處,我們知道第一本福音書寫成之時已距耶穌受刑而死相距四十年以上,換言之,福音書的執筆人早已並非一手資料的持有人,而是脫離了時空的神學家,為神學而非歷史而寫,既然如此,他們的資料又怎可以作為歷史事實的依據呢?

耶穌復活之說起源於保羅的異象,而他的異像起源於他本人的生活經驗及當時流行的異教神話,第一部福音《馬可福音》寫成之時,原始版本是沒有復活神話,繼起的其餘三部福音,隨著復活故事的發酵而更多把復活情節滲入其中。我們明白了「復活」的來龍去脈後,我們今天在反思耶穌是否從死裏復活這一話題時,能否以較冷靜的頭腦去得出結論呢?

 

附註

  • (1) 轉引自[日]幸德秋水,《基督何許人也 — 基督抹煞論》,商務印書館出版,1997,第26頁。
  • (2) [日]幸德秋水,《基督何許人也 — 基督抹煞論》,商務印書館出版,1997,第27頁。
  • (3) 公元四世紀的虔誠抄經人續補了第十六章九至二十節,但這是原始本所沒有的,據James D.Tabor指出,亞美尼亞抄本、西乃本與梵諦岡抄本也都沒有這部份後加的結尾,這部份後加的章節時間上比原始本已晚了三百年,內容是把馬太、路加和約翰所描述的復活情節綜合一起。
  • (4) [美]巴特‧埃爾曼著,《錯引聖經《聖經》傳抄、更改的內幕》,黃恩邻譯,生活‧讀書‧新知三聯書店,2013年,第54-57頁。
  • (5) James D.Tabor,《保羅與耶穌》,黃中憲譯,貓頭鷹書房,2014,第106-108頁。
  • (6) James D.Tabor,《耶穌的真實王朝》,薛絢譯,大塊文化,2008,第295頁
  • (7) James D.Tabor,《保羅與耶穌》,黃中憲譯,貓頭鷹書房,2014,第113-123頁。
  • (8) 同上書,第121-125頁。
  • (9) 卓新平,《宗教理解》,社會科學文獻出版社,1999,第447-459頁。
  • (10) 同上書,第459-469頁。
廣告
本篇發表於 重要議題。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4 Responses to 耶穌是否從死裏復活?

  1. Chiu On-chi 說道:

    You have to mention and refute the minimal fact argument promoted by Gary habermas. Also you hypothesis is heavily based on the dating of Mark gospel, if some Christians find an even earlier Matthew gospel, then your hypothesis is defeated. Enjoy reading your article, keep writing more.

  2. linzerowang 說道:

    如果耶稣没有复活,那么为什么门徒们特别是保罗还有跟随过耶稣的早期门徒愿意为“谎言”去死呢?

    • christ_philosophy 說道:

      由於近來忙碌,一直遺留了閣下這段留言,今天才看到,現回覆一下,希望您能看到。

      早期基督教經過保羅的打造後,已經由拿撒勒的抗爭運動,變成神秘的唯靈主義宗教,而塑造保羅的神學思想,正是植根自他接觸的一些神秘的希臘哲學,包括借用了邏各斯觀念,將耶穌直接等同於道,正因為此,耶穌就是上帝,再者在保羅生活的年代,死後復活的神秘宗教信仰並不乏見,有理由相信,保羅將復活觀念移植到耶穌身上,從而建構他的上帝觀。所以,保羅的耶穌,並不是原本拿撒勒的耶穌,而是他一手一腳塑造的神學耶穌。

      理解了以上的背景後,我相信你的問題就迎刃而解了,耶穌「復活」根本不曾發生,它只是一個神話,但當保羅成功塑造了這個神話後,也憑藉他的宗教傳銷技巧,這種以「愛」掛帥的宗教成功俘虜了羅馬帝國大部份人心,甚至在早基基督教階段受到帝國迫害時,甚多基督徒慷慨赴死,相信也是憑藉保羅的唯靈主義宗教觀所驅動的。

      基督教本身就是兩希文化結合的文化,即是既來自希伯來粗淺的上帝觀,以及希臘哲學的二元論世界觀,所以蘇格拉底被判死後,對死並不懼怕,甚至擁抱死亡,而在柏拉圖的哲學來看,死後才是一個美好真實的世界,我們不難理解,早期基督徒莫不受這些思想影響,故而不害怕死亡,因為他們相信死後進入天國。

      人類自古至今,受宗教激情而捨生亡死的事例數之不盡,遠的不說,近世國際上發生的恐怖襲擊,那些伊斯蘭死士莫不也是同樣心理?相信死後會進入上帝的天國,得到永恆的賞賜?
      話說回來,基督教自從取得國教地位後,基督徒莫不是以同樣殘忍的手段,去迫害他們眼中的異端,其殘忍與血腥,對於我們這些不信基督教人士來說,也是難以理解的。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