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位一體」的教義如何產生?

「三位一體」是基督教的核心教義,然而「三一」觀念並不是希伯來宗教本身就有的,它只能夠說是聖經所載訊息的一種發展及變體,希伯來人是一個宗教成份很重的民族,它本身沒有哲學的根基,基督教的神學是借助了希臘人的哲學建構而成,希伯來人的宗教和希臘的哲學思想碰撞在一起,兩希文化得到有機的結合,成為基督教神哲學的基石,然而到了今天,「三一」的正統神學學說仍存在爭調。在本篇文章,我們抽離神創的預設立場,追本溯源,考究「三一」神學觀念是怎樣形成的

古希臘哲學對基督教神學的影響

畢達哥拉斯

我們先簡單回顧一下古希臘一些哲學思想。畢達哥拉斯強調「靈魂輪回」說和數字神秘主義,他認為「靈魂」不朽,可以轉變為別種生物,在對「數」的認識上,他指出「萬物都是數」,從而構成了具有抽象推理之哲學意義的數字主義,西方思想傳統中數學與神學的結合始於畢達哥拉斯,它乃爾後基督教哲學特徵之一,正如羅素所言:

「有一個只能顯示於理智而不能顯示於感官的永恒世界,全部的這一觀念都是從畢達哥拉斯那裏得來的,如果不是他,基督徒便不會認為基督就是道;如果不是他,神學家就不會追求上帝存在與靈魂不朽的邏輯證明。」(1)

蘇格拉底

蘇格拉底堪稱是第一個宣揚宗教唯靈主義而殉教的希臘哲學家,他甚至可以被視為耶穌殉道的原型,他對死亡的無懼及響往體現一種大無畏的精神,他聲稱透過死亡,而去獲得「好的生活」,這所謂的「好的生活」就是肉體死後的靈性生活,這種靈肉關係便成為了之後的基督教重要的思想根據,蘇格拉底死後的「靈」,啟發了基督教道成肉身的「道」,後世的教父哲學家如查斯丁更指出那化為人形,托生於耶穌基督的「道」,就是鼓舞蘇格拉底殉道的理性,(即「道」)。

柏拉圖

希臘大哲學家柏拉圖的哲學則在其理念觀、回憶說、靈魂不滅論和世界等級模式諸方面影響到基督教的觀念體系,柏拉圖認為理念是獨立於個別事物和人類意識之外的實體,這種神秘而永恆不變的理念乃是個別事物的「範型」,而個別事物則為完善事物之不完善的「影子」和「摹本」,理念世界真實而完善,而現實世界乃不真實及不完善,在理念世界中,善的理念是一切理念的泉源,是為「邏各斯」,即宇宙的目的,柏拉圖認為,物質和肉體均不完善,它們乃靈魂的重負,人生的目的就是力求靈魂從肉體解脫,柏拉圖還有一套「世界等級模式」:世界分為理念世界和現象世界,理念世界以世界靈魂為最高主宰,它佈滿世界,乃世界完美、秩序的根源,而現象世界則反覆無常,卑微低下,在神秘而不可見的最高神之下為創造世界者,由它造出現象世界,從靈魂等級來看,造物主之下為天體靈魂,其次為人類靈魂,最低者為動物靈魂,人類靈魂又可分「理性」、「意志」、「欲望」三部份,若要得救,就需發展理性,訓練意志,克服欲望。總而言之,柏拉圖把世界二元割裂,基督教的彼岸世界觀即與之相似。

此外,柏拉圖更是第一次使用「神學」一詞的哲學家,並推出了歐洲哲學史上第一個有關神存在之證明,甚至柏拉圖的理念觀、目的論、神秘學說乃至其整個哲學體系都為基督教神學提供了現成模式和材料,柏拉圖哲學中神之單一性、永恆性以及神之至善觀念和靈魂得救觀念,俱成為爾後基督教神學理論的先聲,基督教的神學觀念及神學目的論即建基於此。

柏拉圖的門生亞里士多德則提出了世界本原及本體的「第一因」、「第一推動者」和「宇宙終極目的」等理論,他率先將「太初哲學」、「第一哲學」的「形而上學」與「神學」聯繫起來,通過亞里士多德的哲學,中世紀基督教神學得以重建,阿奎那的神哲學思想、上帝論證即建基於此。

我們可以看到,保羅神學深受希臘哲學影響,在希伯來的信仰裏,並沒有靈魂離開肉體而存在的說法,然而在柏拉圖主義者來說,靈魂是屬於永恆的精神世界的,它可以進入人的肉體,受此觀念影響,保羅在《羅馬書》中有言:「如果神的靈住你們心裏,你們就不屬肉體,乃屬聖靈了」(羅8:9)這種聖靈進入肉體的觀念,也是受柏拉圖希臘哲學所影響。

基督教在演進過程中在希臘化及古羅馬時期繼承及滲透了古希臘哲學的思維元素,其中羅馬時期的新柏拉圖學派與後期斯多葛學派對基督教學說體系的確立產生了不可低估的影響。

基督教之父:斐

亞歷山大里亞的斐洛被譽為基督教之父,他生活的年代與耶穌差不多,大約是公元30年至45年之間他的地位之重要,在於他為基督教神學打下了基礎,斐洛受柏拉圖影響極深,他運用希臘哲學改造基督教並運用隱喻方法解讀猶太經典使希臘哲學和猶太神學得到了有機結合了解斐洛,對我們了解「三位一體」、「原罪」、「道成肉身」等奧妙的神學概念有莫大幫助。

首先,斐洛為「道成肉身」提供了理論根據,他提出「道」是上帝與祂所創造的世界及人類的媒介,「道」並不是分離於上帝的某種實體,而是上帝的一種存在形式或屬性,是一種世界理性,斐洛甚至乎將之人格化,稱它為「上帝的長子」、上帝與人之間的「中保」,他把「邏各斯」(2)解釋為上帝智慧的產物,稱它為萬物與上帝之間以及神與人之間的中介,甚至如摩西等聖者都是具有肉體的「道」,他說道:「上帝的肖像和映相就是邏各斯,就是思維的理性,就是支配和統治世界的初生聖子。」(3)

經過斐洛的揉合工作,整個基督教的框架已經成形,只是仍欠缺最後一塊石頭,即人格化的邏各斯體現為一定的人物,他為了拯救有罪的眾生而在十字架上作出了贖罪的犧牲,這最後一塊石頭,即把邏各斯人格化變為耶穌基督。正是斐洛把希臘哲學的「邏各斯」觀念引入上帝之中,令上帝的形象形而上化了,《約翰福音》的作者肯定受了斐洛等猶太哲學家的啟發,明乎此,我們再看《約翰福音》,看到「太初有道,道與上帝同在,道就是上帝」、「道成了肉身,住在我們中間」、「正是父獨生子的榮光」等觀念,我們就會恍然大悟,不會覺得神秘了,因為這些觀念,正是照抄斐洛的觀念。這裏的「道」正是耶穌基督,祂乃上道所道成之肉身,如此一來,人格化的「邏各斯」,即耶穌基督就建立起來了,它也是用來表述猶太神學的彌賽亞,基督教神學至此基本成形了。

保羅的神學觀念也是受斯多亞學派的邏各斯學說所影響,他的基督論即建基於「邏各斯」觀念,保羅認知到上帝創世前即與上帝同在的神性「智慧」,而邏各斯則是充塞於宇宙裡無處不在的神性理性,保羅於是就照辦煮碗將耶穌融入上帝之中,將耶穌賦與與上帝同等的位置,認為祂是「上帝的靈」、「上帝的智慧」及「上帝完整的神性在基督的人性中」,耶穌更如邏各斯一樣,是上帝創世的代理者,上帝藉著祂而創造整個宇宙。(4)可見,保羅這種極端神秘的唯靈主義神學觀念乃直接繼承自古希臘哲學中的「邏各斯」觀念,而並非繼承自原始的拿撒勒運動中的那個耶穌,甚至乎,在《馬可福音》、《馬太福音》及《路加福音》這些較早期的耶穌傳記那裏,也根本不曾出現過保羅這些「道成肉身」的神秘神學觀念的。

此外斐洛隱喻方法解讀舊約,認為亞當的墜落即是「道」的墜落只有通過「道」的純淨才能獲得解救這種思路亦下啟「原罪」與「救贖」觀念啟發了後來的保羅所主張基督為眾人救贖的神學觀念因基督的寶血罪得到赦免。斐洛運用喻意解經的方法,對後世的神學家影響很深,喻意解經方法為猶太宗教與希臘哲學兩者之間架設了一道橋樑,搭通了猶太宗教的信仰啟示及希臘哲學的理性哲學,後世的神學家紛紛運用哲學來解釋神學,受他直接影響的即有新柏拉圖主義及基督教神學,新柏拉圖派的普羅提諾、保羅、神學家奧利金、奧古斯丁等人莫不繼承了斐洛的喻意解經方法,例如奧利金,他擅長用希臘哲學及新柏拉圖主義來解釋聖經,保羅也擅於運用這種方法,例如他在《哥林多前書》把靈磐喻為上帝。我們也可想而知,三位一體的神學觀念,若沒有得助於喻意解經,根本是不可能被炮製出來的。

新柏拉圖派的普羅提諾

新柏拉圖派代表人物普羅提諾生活於公元3世紀的羅馬帝國,他被認為是新柏拉圖主義之父,然而他並不是基督徒,他是一個神秘主義者,他的哲學思想對聖奧古斯丁,以至中世紀的基督教神學產生巨大影響。

普羅提諾提出了萬物之源是「太一」的理論,這個「太一」乃神秘的精神實體,超越一切存在,它作為萬物的「泉源」憑其不斷的「流溢」 而創造世界萬物,不過「太一」並不直接創世,它溢出「努斯」,即一種理性精神,它又相當於斐洛哲學和基督教的「道」、或「邏各斯」,從「努斯」流溢出「靈魂」,再由「靈魂」流溢出物質世界。普羅提諾還強調「靈魂」在本質上具有愛慕,向往「太一」的特性,它使人渴望回到「太一」與神合一。新柏拉圖派的「太一」理論和「靈魂解脫」學說為基督教的「上帝論」和「救贖論」的哲理化奠定了基礎,這種「太一」被視為上帝,宇宙一切都從它那裡流溢出來,物質世界離「太一」最遠,所以是惡的,卑賤的,只有靜思默想消除物欲,達到「出神」境界才能使靈魂回歸「太一」,受這種學說影響下,基督教宣稱上帝為萬物的泉源和歸宿,人生追求的目標是與上帝合一,歸於永恆的上帝,不能不說是脫胎自這種神秘的新柏拉圖主義。而在基督徒來說,「太一」就是上帝,「努斯」就是聖子基督,「靈魂」就是信仰中的聖靈了,三者就好比基督教神學的三位一體的「聖父」、「聖子」及「聖靈」了,難怪奧古斯丁甚至直接地說,如果普羅提諾晚生一點,只需「改動幾個字句,他就是一個基督徒了。」

另外,普羅提諾的哲學也開啟了基督教的禁慾主義,在普羅提諾的理論裏,物質世界和肉體都是靈魂的創造物,然而靈魂要獲得與「太一」結合的機會,必須先經歷痛苦的異化,然後揚棄異化,才能與「努斯」相融合,達到領悟「太一」的最高境界,後來,這種神秘主義成為基督教禁慾主義的濫觴,早期的修士們認為必須徹底摒棄肉體的歡愉,才能與上帝融合為一。

小結一下,古希臘哲學為基督教提供了十分豐富的神學萌芽生長的土壤,包括柏拉圖的二元世界觀、亞里士多德的「第一因論」、「目的論」、新柏拉圖派的「太一」論,都啟發了早期教父建構他們的神學理論。

三位一體教義的確立

基督教神哲學在形而上層面上進化昇華的過程,得助於希臘哲學甚大,也令基督教有別於以單純祭祀為基礎,以人現世需要而祈求神祗為本的原始宗教,雖然基督教仍本源於猶太教的律法,但希臘哲學令基督教神學思想神秘化,令它在形而上層面上走的更遠,基督教已有別於舊約的神觀,在新約裏甚至把祭祀取消了,使基督教由古老的猶太教和異教昇華成為了高級宗教,基督教追求擺脫肉體而獲得靈魂的自由,為了神而超越神的精神,在新約那裏,神觀明顯比舊約更加玄奧和抽象。這種靈魂對現實世界超越的精神,其可追溯自畢達哥拉斯、蘇格拉底和柏拉圖等人的哲學想裏,斐洛和普羅提諾的神秘主義堪程是在希臘哲學和基督教之間架設了一道橋樑,令基督教最終發展成為一套嚴密精緻的形而上學神哲學,在他們那裏,「原罪」、「救贖」、「邏各斯」、「中保」等重要概念已經萌芽。正如恩格斯在《論早期基督教歷史》所說:

「斐洛的亞歷山大里亞學派和希臘羅馬庸俗哲學 — 柏拉圖派的,特別是斯多亞派 — 給予在君士坦丁時代成為國教的基督教的巨大影響。」(5)

在《約翰福音》裏,作者已明確將耶穌等同為「道」,耶穌即是「道」及「邏各斯」,至此,邏各斯基督論這種充滿唯靈神秘色彩的神學觀已經取代了基督嗣子論,耶穌同時包含人和神的身份,祂既是道(邏各斯),也是基督(聖子),基督是道成肉身,祂也是上帝(聖父),三者同一而不同位格,這樣玄奧的觀念非人的理性所能理解,耶穌基督既具有人性也具有神性,相對於多神教或一神教都更為神秘和抽象,無論是具有血肉之軀的朱庇特、阿波羅、維納斯,抑或是憤怒好戰的耶和華,這些都是能夠容易用理性思維去理解的神祇,反之,耶穌基督這既具神人二性的信仰更為難以理解及玄奧,而只能藉著信仰,摒除理性去接受。(6)

基督教本身是源於巴勒斯坦的猶太人,他們以宗教立國,在理論思辯上十分貧乏,當基督教傳入羅馬,它的理論弱點便暴露出來了,例如若認為聖父等於聖子,則十字架上受難的便是聖父了,這便造成了邏輯上的矛盾了;再如父與子又怎能夠同為一體呢?如果承認聖父與聖子一體,時間上則又何來父誕子之說,這豈不是否認了上帝在時間的永恆性了?種種神學上的矛盾造成很多無益的爭論,既不利於教會的發展,又不利於羅馬政府的統治,是時教會對耶穌與上帝是否同體的問題尚未能達致統一意見,當時威脅三位一體的乃是以亞歷山大地區利比亞主教阿里烏斯(約250-336)為代表的阿里烏斯派,該派主張耶穌乃受造之物,耶穌與上帝既不同體,也不同質,但耶穌又不是完全的人,這種觀點否認了耶穌與上帝同體性,其觀點在亞歷山大、巴勒斯坦、小亞等地獲得廣泛支持,面對這種對立觀點,於公元318年,在亞歷山大城的宗教會議上,阿里烏斯被革除教籍,加諸以異端之罪名,然而爭論並未完結,巴勒斯坦、敍利亞及小亞等地仍有不少主教支持阿里烏斯派,論爭持續經年,引起廣泛爭議,甚至在羅馬帝國東部引起社會騷亂,教會大分裂的危機一觸即發,面對這場因教義之爭而引起的社會不穩,已經是帝國唯一的皇帝君士坦士自然不能座視之不埋,結果在公元325年,君士坦丁大帝主持尼西亞會議,運用政治力量,整合不同教派的權力鬥爭,將三一觀念、基督神人同性論的神秘觀念定於一尊,確立為正統教義

再說,公元325年的尼西亞會議都是在武力、誹謗、鬥爭的混亂中召開的,他們為了取得議決的多數,甚至使用行賄和暴力,甚至君士坦丁大帝要運用武力來維持會場秩序,君士坦丁大帝事後也為了遮掩這些醜態黑幕,讓人把一切關於這次會議的紀錄文件一一燒毁。是次會議本就醜陋不堪的,可恥的是,教會事後卻藉著神的名義將會議神聖化,胡吹會議者向神祈禱,把有靈感的文書放在桌上,然後透過聖靈來甄別,這些鬼吹胡說都是教會蒙騙世人的,早期基督教的會議都是充斥著武力和詐騙的,尼西亞會議之後,公元449年召開的以弗所會議更被後世稱為「強盜會議」,君士坦丁堡教長法非安更因此被另一教長亞歷山大利亞教長丟斯庫毆打重傷致(7)。由此可見,早期的教士為了爭奪話語權,互相攻擊、互片的事,也是經常發生的。

◎ 聖經中是否有三位一體的論述?

綜合以上分析,三位一體的神學思想是希臘哲學的產物,並非希伯來猶太人所有的東西,縱觀整本聖經,根本沒有透靈三位一體的觀念,舊約的上帝耶和華是一體一位,而新約關於三位一體的經文也是大有可疑的。

據四世紀末武加大拉丁文譯本,約翰一書有這樣一條:

「在天上作見證的有三,父、道及聖靈三樣也都歸於一。在地上作見證的有三,就是聖靈、水、與血,這三樣也都歸於一。」(約一5:7-7)

然而,上條的「父、道及聖靈」的字詞原來是武加大拉丁譯本的僭加物,所有的古希臘抄古抄本的原文是:

「作見證的原來有三、就是聖靈、水、與血這三樣也都歸於一。」

武加大譯本多出的「父、道及靈」一句,它被炮製出來,源於公元325年尼西亞會議裁定的三位一體教義及尼西亞信經,教會為了鞏固三一教義,抄經者故意找地位入位,將一些跟「三」有關的地方添油加醋,意圖魚目混珠,蒙蔽信徒,直至二十世紀的欽定聖經才還原希臘文抄本的經文,但呂振中譯本仍然保留這些僭建部份。畢竟,整本聖經都沒有明確紀載耶和華神明確宣示自己是三位一體,尼西亞信經所確立的三一神學觀念,只是一堆奇怪空洞的概念,它既沒有真善美的追尋,也沒有為人生意義做出指引,它只是教會統一各派系的手段工具。(8)

◎ 煩瑣的中世紀神學論爭及異端迫害

尼西亞會議雖然將三一神論定為一尊,但三一思想本身就是一個理性無法理解的觀念,而且模糊不清,基督教借用畢達哥拉斯、柏拉圖、亞里斯多德等古希臘哲學論證神學,也不是沒有負面作用的,因為把眾多先哲的思想滲入基督教,共冶一爐,勢必使神學變得雜亂無章、支離破碎,此外,希臘哲學也並非全部能夠與神學思想融洽,把它們和神學混在一起只會使人覺得勉強,好像柏拉圖、亞里斯多德等哲學家就沒有主張過物質實體是被造的,在他們來說,上帝好比是建築師,從現成的物料建造了世界。對此一難題,神學家奧古斯丁紋盡腦汁,終於想到了上帝從「無中生有」創造了世界,認為上帝創世是超越時間的,可是這些思想仍不為所有教徒接受,再解釋下去只會是是越說越玄,最後訴諸上帝的奧妙。

由於「三位一體」本身是一個矛盾而且非理性的概念,中世紀的神哲學因而陥入漫長的形而上思辨及無聊論爭,凡與「正統」相左的神學觀念都一概被打成異端,加以打壓。最早從事基督教信仰與希臘哲學相結合的工作的古代教父是沃里根(約公元185-254),他鼓吹亞歷山大里亞哲學與基督教信仰的一致性,在當時基督教信仰及教義尚未固定的年代,他的著作尚能容納不同的神學見解,可是在公元553年的君士坦丁堡宗教會議上,他的神學思想終於被定為異端而遭到譴責,這亦反映了基督教對人的思想鉗制越來越嚴密,透過宗教迫害對不同見解的異見的打壓也愈趨殘酷。此外,早期基督教的所謂異端,僅是在基督論上與正統相左而已,依人類的正常理性來看,「基督人性論」或「基督神性論」明顯更容易為理性所接受,例如阿里烏派主張基督是受造物,與聖父並不是同性、同體,在公元325年的君士坦丁堡會議,阿里烏派被斥為異端;此外,主張基督二性二位說的聶斯托利派,也在公元431年的以弗所公會定為異端,後來在公元7世紀中國唐朝的時候傳入中國,稱為「景教」。當時與正統相左的異端教派不計其數,不一一敍述。

三一神學觀念確立後,在中世紀經院哲學佔據歐洲哲學的統治地位,哲學成為了神學的婢女,致力論證煩瑣的神學觀念,也令中世紀的科學停滯不前,古代教父德爾圖良曾說:「因為荒謬所以我信」。早期教父聖安布羅斯就曾說過:「討論地球的性質與位置,並不能幫助我們實現對來世所懷的希望。」古代教父這些思想嚴重閉塞著人類思想的進步,基督信徒把一生放在彼岸世界,那麼一切世俗的文化、科學知識皆不被重視,在基督徒看來,他們追求彼岸的天國生活,現世是即將毀滅的世界,他們所著重的是屬靈的宗教生活及等待上帝的來臨,至於世俗世界的知識是完全不重要的。所以「古代留傳下歐幾里德幾何學和托勒密太陽系,阿拉伯人留傳下十進位制,代數學的發端,現代的數學和煉金術;基督教的中世紀什麼也沒有留下。」(9)

◎ 認清「三位一體」的真相

對於基督徒或神學家來說,「三位一體」是一個充滿奧秘的概念,難以解釋,難以理解,只能訴諸上帝的奧秘。(當然,我們從歷史文化學角度來分析,它只是兩希文化結合的產物,它一點也不神奧。)

為什麼上帝必然是三位一體?為什麼上帝不能有兩個兒子?祂既生出了一個兒子,必然能夠繼續再生,若然如此,祂就不是三位一體了,而是四位一體、五位一體甚至多位一體了,若然聖子又再生子,那又將如何計數呢?著實令人摸不清頭腦。再者,根據《使徒信經》,聖子是聖父所生的,「在萬世之先為父所生,出於上帝而為上帝」,但這個「生」是什麼意思呢?它既非被造,卻又「出於」上帝,這些根本就是一些連當初教父或神學家都無法理解的概念,對我們來說,本質上就是荒謬、語意不清的用語,這些概念之所以被創造出來,原是因為保羅將耶穌擺上了神檯,將耶穌擠身於上帝之列,但上帝又怎可能一分為二呢?面對這個邏輯問題,教會除了把耶穌視為聖子外,再借用希臘哲學的「道」的觀念,變為聖靈,包裝一番,然後運用這些這些艱澀難明的詞語,將一些無法解得通的概念串連在一起,蒙混過關,後來經過早期教父的不斷論爭、開會討論,爭來爭去,都對上帝的屬性莫衷一是,最後才由羅馬政府出面整合,確立了耶穌「神人二性」和「三位一體」論,可見「三位一體」本就是神學虛構,子虛烏有。然而,對於這個本身由人創造的神學觀念,對於信仰基督教的教徒來說,由於無法理解,只能認為是「三位一體觀念玄奧無比,不是人所能理解,所以必然是上帝的作為」。

猶太教一直拒斥「三位一體」的教義,因為這是違反十誡的誡命的,保羅炮製了耶穌作為上帝獨生子的說法,至少冒犯了猶太教十誡中的首三誡「不可拜耶和華以外的神」、不可拜耶和華以外的神不可妄稱耶和華的名字」。猶太人持守嚴格的一神觀念,上帝就是耶和華,一位一體,舊約裏根本沒有什麼三位一體的觀念,找遍舊約,也不能找到「父、子、聖靈」、「三一」的概念,保羅教派篡改了猶太人的上帝,給上帝硬塞了一個兒子,按舊約的標準,無疑是嚴重褻瀆上帝的罪行。

◎ 總結

「三位一體」的教義並不是無中生有的,它是兩希文化結合的結果,基督教原本沒有哲學基礎,教父們不得不結合希臘哲學來為基督教教義辯護,原本帶有濃厚宗教色彩的柏拉圖學說和斯多葛派哲學為基督教的產生提供了理論準備,例如古希臘哲學家柏拉圖提倡理念世界,便是基督教神學的前身,尤其是古代基督教教父便不斷地借用了柏拉圖哲學,吸收當時的普羅提諾的新柏拉圖哲學中的太一神論神秘思想,所以說基督教的產生也是希臘哲學發展和希伯來宗教結合的結果。

附註

  • (1) [英]羅素,《西方哲學史》上卷,商務印書館,1976,第65頁。
  • (2) 邏各斯(logos)是公元前6世紀希臘唯物主義哲學家赫拉赫利特所用的哲學詞語,指的是宇宙萬物運動變化的普遍規律性,後來希臘的斯多噶派又把命運和世界理性稱為「邏各斯」。
  • (3) 轉引自黑格爾,《哲學史講演錄》第3卷,商務印書館,1959,第165頁。
  • (4) 見(林前1:24、2:10-11)、(西1:16、2:9),參王曉朝,《羅馬帝國文化轉型論》,社會科學文獻出版社,2002,第192頁之分析。
  • (5)《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3卷,人民出版社,1972,第532頁。
  • (6) 王曉朝,《神秘與理性的交融 — 基督教神秘主義探源》,杭州大學出版社,1998,第166-167頁。
  • (7) [日]幸德秋水,《基督何許人也 — 基督抹煞論》,商務印書館出版,1997,第18-19頁。
  • (8) 任平生,《基督教降解》,青森文化,2013,第15、102頁。
  • (9)《馬克思恩格斯選集》第3卷,人民出版社,1972,第447頁。
廣告
本篇發表於 哲學與宗教。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