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基督徒談談「上帝」的觀念

有一天筆者在大學飯堂用膳,坐在旁邊的是一位傳教的基督徒,筆者與其聊了一會,以下是部份對話內容:

基督徒:「我們基督徒很清楚自己得救,因為一次得救永遠得救,這是神給我們的恩典。」
筆者:「你怎麼知道你信仰的耶和華上帝是真實的?而祂又給了你恩典
基督徒:「因為,約翰福音講到:太初有道,道就是上帝…」
筆者:「你們基督徒,總喜歡引用這句經文,這句經文其實受希臘哲學影響的,你先別假設了聖經的語言一定是神所啟示的。」
基督徒:「那你相不相信有上帝?知不知道有上帝存在?」
筆者:「首先你們不要混淆概念,首先,上帝是否存在這個問題,並非你的智慧可以理解的,也不是我們在這裏空談可以答到的。第二,即使有上帝,這個上帝跟基督教的耶和華有什麼關係?上帝存在與否不能證明耶和華就是真實的。」
基督徒:「當然,人是有限的,怎麼能夠理解無限的上帝?就好像螞蟻,可以理解人類的世界嗎?」
筆者:「螞蟻走近你,就感覺走近龐然大物,牠的生死就在你的一瞬間,螞蟻可能會認為你就是上帝,可是,你是上帝嗎?」
基督徒:「那你相不相信有上帝先?我們相信有上帝,是因為只有基督教的上帝,才能解釋宇宙的第一因。」
筆者
:「你問了這問題兩遍了,我重申,我不相信有上帝,也不打算在這裏和你空談抽象的上帝概念,因為上帝之有無,並非你我在這裏能夠完滿討論的,我只是想和你討論,聖經中的耶和華上帝,是真實還是虛妄。」
基督徒
:「聖經中的耶和華,是因為全世界的人類,有一半以上都是有神論的,而不論猶太教、天主教、基督教及回教,都是相信同一位上帝,所以這位上帝是真實的,而且聖經是全世界最暢銷的書…」
筆者:「你這些理據,貌似有理,實則似是而非…」
基督徒:「…」
筆者:「…」 
基督徒:「…」 

筆者:「…」
……
筆者:「…」
基督徒:
「說了這麼久,你最大的問題是不認識上帝,因為你連上帝是否存在這個基本問題也沒有處理好,更何況認識聖經中的神?」

筆者無語,有理說不通。

*    *    *

◎ 「上帝」是不當預設

與基督徒討論宗教問題時,筆者往往感覺困難,每每感到大家的天線頻道不同,彼此都不是站在不同的層面。每每傾談,總有雞同鴨講之感,無法令「真理愈辯愈明」。

根源是,基督徒的思維總有前設,他們的前設往往是:

  • 上帝必然存在
  • 上帝就是耶和華上帝
  • 聖經內容是上帝的啟示

他們的所有立論,推論,都是建基在以上的前設裏,以致他們的思維,以及他們要求他人的思維,都要在這個框架內進行,所以,若你沒有上帝的觀念,基督徒會認為你無法認識真神。

然而,在邏輯學上,前提有誤,推論也必然有誤,這叫做「不當預設」,若然,聖經所寫的並不是神所啟示,以及耶和華上帝本身就是一個子虛烏有的上帝,那麼,基督徒的所有論據,豈不是建基於空中樓閣?

說是空中樓閣,是因為基督徒所相信的聖經耶和華上帝,表面上有很多理據,例如聖經是全球最暢鎖的書、聖經充滿預言,前後一致等…然而這些理據都似是而非,十分牽強脆弱的。(參本網:<聖經是否無誤?>)

其實基督徒之所以存在上帝造物的觀念,是因為局限於人類的思維,始終擺脫不了「宇宙萬物存的第一因」的框架,這是人類先天所局限於思維範疇中的「因果律」,休漠及康德哲學早已認為人類無法論證上帝,這是人類先天的局限性,但不少基督徒至今仍將上帝視為「第一因」,可見那些開口閉口「第一因」的耶教信徒,並無讀通西洋哲學。

原始古人面對山河閃電等大自然變化,受到思維的局限性,就以第一因的神祗去解釋天地萬物,這是原始宗教的起源,我國也一樣,古時就有「盤古開天」、「女媧補天」等神話幸而中國的知識份子並無被這些神話故事束縛而是用理性思辯去論證宇宙的存在反映了中華文化的偉大及超越性。我們的中國文化並不會討論第一因並突破了人類的先天局限去掌握宇宙的終極故道家有云「無極生太極、太極生兩儀」對於這些深奧玄妙的宇宙論概念基督徒是難以明白的。

根據「簡單性原則」或「奧坎剃刀」,上帝觀念乃多餘的前設,雖然無論有神論者或無神論者都不能證明上帝存在或不存在,但我們應該盡量假設越少實體類型的存在,人類在思考人與自然的關係時,實無必要扯入上帝這個元素。

◎ 「神」的概念模糊矛盾及不合理

上帝、神的概念是一個十分不可思議的概念,它本身是一個自我矛盾的概念,例如自古己有一些上帝全能的哲學質疑「上帝能否舉起一塊祂自己舉不起的石頭」,已經令不少神學家傷透腦筋,至於基督教的上帝「三位一體」等教義,已經是神學界一個解不開的謎,結果神學家只能訴諸奧秘來解釋這些不可思議的概念。

上帝本身已經是一個十分模糊的概念,現在再讓我們看看基督教的上帝是一個怎樣的上帝。基督徒號稱上帝全知全能,按此邏輯推之,全知全能的存在物是不可能有喜怒哀樂的人格的,因為情感乃源於未知,例如被意想不到的事激怒等等,然而,基督教所奉的耶和華上帝不但止有喜怒,而且還會後悔:

「耶和華就後悔造人在地上,心中憂傷 」(創6:6)
一個號稱全知全能的上帝竟然會後悔!?豈不謬哉?

聖經中的耶和華更加是十分人性化的:
祂需要休息:到第七日,神造物的工已經完畢,就在第七日歇了他一切的工,安息了 (創2:2)
祂像人一樣會在地上行走:天起了涼風,耶和華 神在園中行走」 (創3:8)

祂的所謂全知不能使祂知道亞當夏娃躲在哪裡,反而需要呼喚尋找:耶和華 神呼喚那人,對他說,你在哪裡」(創3:9)

士師記1:19記載耶和華與猶大同在,猶大就趕出山地的居民,只是不能趕出平原的居民,因為他們有鐵。在這裡,聖經告訴我們耶和華有祂的限制,而且是物質上的限制。(因為他們有鐵車)

以上種種看出耶和華明顯與全知全能的造物主不符,而且跡近神話,相信耶和華的存在,與相信玉皇大帝的存在並不高明多少。

上帝、神的概念既然是一個十分矛盾模糊的概念,就只能憑著信心去信了,若是要以理性來論證,就只有某些神學家用艱澀的神學語言來描述了,遺憾的是,即使神學家成功地證明了這個世界當真有神,我們也不能立即歸結出這位神便是聖經中指稱的那位三位一體上帝耶和華或耶穌。須知道,當我們說「有神的存在」時,我們只是表述哲學概念上「神」的存在,這位「神」並不明確指明是哪一個宗教哪一本經書所指稱的神,換言之,「神或上帝存在」與「耶和華存在」是兩個不同的含意。

基督教神學家即使能運用哲學方法論證「神」的存在,可是當要進一步論證這位神是聖經中的耶和華則有一定程度的難度了,因為神學家除了要證明「神或上帝」的存在,更需要進一步證明這位「存在的神」就是三一神耶和華本身,要為聖經中上帝許多不合理的行為辯護,當中是存在很大的技術困難的,至今為止,護教學家也無法給出一個滿意的答案。

◎ 上帝無助解釋人類的生存意義

基督徒既然要對人的存在及歸宿尋找究竟,可是若問神創造的目的何在呢?如若神是完滿的實體,祂何苦要創造?創造是否源於需求或不完滿呢?既然創造了又要賦予創造物自由意志,好讓他們去犯罪,那又何苦呢?不創造不是更能彰顯祂的完滿嗎?

對基督徒來說,面對筆者以上的質問,估計其反應必然是:人如何能明白上帝創世的奧秘?人怎能夠窺測上帝聖意

然而,逃避回答,就等如放棄了為自己的生存定位,以致活得不明不白,人的終極是天國,祂除了榮耀神的名之外,尚有何目的呢?難道基督徒解釋自己的生存意義,只能夠鸚鵡學舌地說「為了榮耀神,分享神的愛」這些呆板空洞而無意義的說辭?

在這裏,我們嘗試把視野拓闊至其他宗教。佛教作為世界大宗教之一,它又是如何看待生存的意義呢?舉例來說,當我們問到我們自身的生存,以佛法的三世因果來說,我們今世作為人身的存在是多世宿業而來的,而我們下世將會怎樣,就取決於我們今生今世的作為,而我們的神識就儲存著人類的累世業力,並投胎於不同的形態(六道眾生),以因果理論來說這是十分合情合理的,然而對基督教來說,基督教既然主張人類有靈魂的存在,但對於每個人的個體靈魂的來源,卻無法提供一個具體清晰的交代,究竟是源於上帝恒定的旨意,抑或父母的生育意慾而起呢?個體的靈魂既然是有起源的(從出生開始?),那麼為什麼靈魂卻有永恒的歸宿,要麼是天堂,要麼是地獄,然而有限的靈魂卻承受無限的果,明顯有悖因果關係,而聖經本身也沒有辦法提供明確的交代。

◎ 神教信徒預設上帝批評其他宗教,猶如坐井觀天

所以,我們了解到,督徒的思維邏輯,往往建基於他們的神教觀上,然後以之衡量世界。不少基督教神學家往往都是循著這個思維邏輯來闡釋他們的神學的。在本文,我舉一位著有多部著作的華人神學家章力生博士為例,例如他的大部頭著作《系統神學(卷壹)聖道篇》(全八卷)中,滲透著一些文字批評東方的儒釋道的人生觀,他的觀點大致如下:

  • 儒家無法解決人類生死的大問題。
  • 佛法否認靈魂的存在,乃強烈的唯物論,佛法也並非宗教,而乃是哲理,其所響往的「真如」迷離撲朔,是根本的「錯覺」而非「正覺」,無法認識真神。
  • 道家不認識三一真神,雖標榜返璞歸真,契合自然,但只是虛幻的泛神主義,更演變為方士的煉丹迷信。(1)

筆者其實很疑惑,章氏前半生致力復興東方名教,後皈依基督,雖云每個人都會有時代的局限,但其何以對東方宗教,仍存在這麼嚴重的誤解呢?其實,章氏的論證邏輯,最嚴重的問題仍在於「不當預設」,其次,他對東方的宗教有不少根本性的誤解。

首先,基督徒往往以自己所信的一套神觀標準套用在其他人身上,以致認為他人出現偏差,就好像一個人不慎配戴了一副度數不當的眼鏡,自然無法看清事物,其實有問題的正是基督徒自己,若然,基督教信仰本身建築在空中樓閣上,聖經中的耶和華神是子虛烏有的神祇,試問,以這標準來看待萬事萬物,當然也不會正確的。例如章氏批評道家對造物主的觀念不清楚,這就犯了「不當預設」的謬誤了,然而,世間根本就沒有造物主,試問哪有對造物主「清不清楚」的問題呢?其實道家已經解釋的很清楚,「無極生太極、太極生兩儀、兩儀生四象、四象生八卦」,終極的存在就是「無極」或「道」,非常清楚,哪有什麼不清楚?道門從來也是難理解的,基督徒沒有這個層次去理解,局限於我執,總認為世間上存在一個人格化的上帝,祂是萬能的,能造宇宙萬物,這豈不也是基督神教徒的一廂情願下,愚痴偏執的幻想呢?

神教信徒預設了上帝作為信仰的前題,並進而批斷沒有上帝的宗教乃錯誤的宗教,這是無知及偏狹的宗教觀,筆者素來反感基督教徒對其他宗教胡亂批評,因為以筆者所見,持基督教信仰者,多數對其他宗教心存偏見。以章氏為例,他不明白佛法「非有非空」的道理,佛法的空性並不是如他所說譬如一張椅子,乃是各種質料和合的形相,一俟破舊解體,便根本沒有「椅子」的存在;而人生亦復如是。這豈非是一種否認靈魂存在的強烈的唯物論!」(2)他所理解的「空」,只是「斷滅空」,很多人對佛法的「空性」都有這個誤解,「空」並不是什麼也沒有,而是無自性的。更離譜的是,章氏誤解佛法乃唯物主義,佛法講求中道,不落二邊,這是理解佛法最基本的認識。

在他的著作中對佛教的否定態度充斥於字裏行間例如他論斷佛教視人生的意義云:

僅為老死憂悲苦惱,為求「滅死」離苦,從而「滅生」「息命」;這乃是「因噎廢死」「飲鳩止渴」何啻一種靈魂的自殺這與基督教「出死入生」的「永生」之道,誠有天壤之別。復次佛家把人類社會,視作情器世間各種現象交感之因果作用,而寄其希望於一種空幻的所謂「真如法界」;使一般佛徒沉溺於一種麻醉的催眠狀態乃自以為「成正等覺」而不求神的國度降臨神的旨意行在地上如同行在天上。這種空苦哲學實足使人類漠視其社會責任從而趨於悲觀與厭世。(3)

筆者相當肯定,寫以上這番文字的人,連佛教的《心經》也未看透,在佛家來看,事物是不生不滅的,承載業力的心識更是斷斷相續永不熄滅的,章氏認為佛家乃靈魂自殺,乃源於他不明白佛教的精粹,誤將之歸為唯物論,一子錯,滿盤皆錯,以致他無法理解佛教的生命意義,佛教並非僅為「老死憂悲苦惱」。章氏對佛法僅止於粗淺的認識,復將基督教的一套神教觀硬套在佛法上,無怪乎得出以上的結論。至其云佛教乃空苦哲學,使人失去社會責任,悲觀厭世,更是不值一駁的怪論,實為有識之士之所譏,若謂基督教者,更何異於「五十步而笑百步」?

章氏說到佛教只是哲學而不是宗教,這個論斷本身不能否定佛教,也無助抬舉基督教,因為人類在歷史發展過程中,宗教中的迷信成份本身就應該被淘汰,通過哲學的理性體系建立,宗教的迷信元素逐漸被淘汰,人類原初認識大自然,由於對大自然無知,就用神話解析自然現象,然後將神話系統化,形成宗教,舊約中的耶和華上帝本身也是大自然各種神揉合而來的,所謂七天創世觀念也只是古人解釋世界來源的粗淺認識;反觀佛教,它並無造物主觀念,佛教並不主張宇宙間有一終極的創造主,以佛家的「中道」觀念,造物主是落於常邊,對事物現象形成執著,因為上帝是一個永恒的概念,對佛法來說並沒有永恒的個體;另一方面,落於斷邊則是唯物主義思想,兩者皆不符合佛法,而造物主思想更屬於「邪見」。

神創觀念本來就不是很高明的宇宙觀,然而章氏在他的著作中,卻不斷標榜基督教乃是唯一真實的宗教,因為它乃為上帝之啟示,乃為上帝救世的福音,乃是偉大的救恩,乃是上帝的話語。(4)這些都是典型的妄斷,表面上其論斷看似深刻銳利,實則是痴人說夢,豪無根據,或僅是據聖經自圓其說。無怪乎他按這個標準,而鄙夷其他的宗教、哲理或學說了。

至於講到煉丹,它本身並非宗教,只是後人硬將之視為宗教,筆者認為,太多人受教育環境影響,可能存在先入為主的偏見,很容易將之與迷信劃上等號,試問,一般人知道什麼是煉丹嗎?曾有拜過道門的真人教導其煉內丹嗎?再作比喻,我們在公園裏見到有人在耍太極,見到人們耍太極而身體健康,我們能否嘲笑之曰:這種太極是宗教迷信,這個太極宗教不能幫我們通向神裏,充其量只能強身健體,所以我們不應該耍太極,而去信耶穌。試問,這樣說得通嗎?

宗教批判,必須要對該宗教經過研究、嚴謹分析,縱然立足點不同,然對研究對象,最起碼也不能產生低級的知識認知錯誤,然而以筆者所見,不少神教徒對東方的宗教,如佛道宗教,在未有初淺認識之時,就胡亂批評,曲解教義,信口開河,就像一隻井底之蛙,堅信天空就是井口之大,豈不可笑乎?筆者冀本文對部份基督徒能起到勸戒作用。

 

附註

  • (1) 章力生《系統神學(卷壹)聖道論》,宣道出版社,1989,第107-113頁。
  • (2) 同上書,第109頁。
  • (3) 同上書,第200-201頁。
  • (4) 同上書,第137、140、154頁。

 

廣告
本篇發表於 哲學與宗教。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7 Responses to 與基督徒談談「上帝」的觀念

  1. Chiu On-chi 說道:

    christian does not want to discuss with anyone, they just want to convert others. if they spend time to discuss, it is because they see it as chance to evangelize only.

    • christ_philosophy 說道:

      同意的。有一天我在街上遇一教會傳道人,在努力派傳單傳福音,他的目的,是想在最短的時間,吸納最多的羊,當天我隨手接過傳單,對該傳道人說,能稍作傾談嗎?傳道人第一個反應是問我傾談所需花的時間多少,我隨口說了聲,大概十多分鐘吧,該名傳道人即予以拒絕,說「那就不談了吧,若我花了十多分鐘在你身上,我就失去了十多分鐘的時間去讓其他人認識福音。」其高傲令人咋舌。由此可見,他的傳道手法,並不是用心靈去傳,而是商業傳銷,想盡快把福音單將派盡,想用最短的時間,介紹給最多的途人知道他的教會的存在,說到底,就是想多抓些羊進教會裏。我認為基督教發展至今,特別是新教的正統教會愈來愈世俗市儈,反而基督教以外的其他教派,甚至乎他們眼裏的異端耶和華見證人,基本態度比起那些所謂正統的大家店教會更顯得有誠意及好態度。

  2. Peter pang 說道:

    真俗不二,實相不壞假名。真俗諦並存。不是有一彼岸或滅境可達,從來不是這個意思,佛教會認為這反而是執虛為實。佛家講的似是其幻相的本質須以心感受,而不是無止境文字上的名相追逐。

  3. Peter pang 說道:

    「如兩束蘆,相倚不倒。」(阿含經)

    舉個簡單的例子,今天我看著這個桌子, 我與桌子形成其中的關連性(因緣),因此桌子才存在。
    要是我不看桌子,我怎麼知道或確定桌子是否存在?
    而佛家的基礎則由此處開始。 …
    怎麼說呢?當我不看桌子,我與桌子的連結不成立, 因此我與桌子間的因緣斷了,緣盡則滅, 桌子可能不存在(無自性)。
    http://b.bbi.com.tw/Gossiping/1HtPt4VQ.html

    但更詭異的是,因緣既然是兩束蘆互倚不倒,當"我"與"桌子"的連結斷了,"桌子"緣盡則滅無自性, “我"又是否緣盡則滅無自性?

    但可見得的是,當桌子不見了,我似乎也不見了,
    觀察認識這些行為,似乎沒有明顯的主體與客體,
    對於以"因緣"觀點為基礎,建立的世界觀來說更是如此。

    因此可以反觀"我"的存在是否同樣無自性?

    引用王陽明的一段話,可以作為"因緣"與"無我"的參考。
    「爾未看此花時,"此花與爾心同歸於寂"。
    爾來看此花時,則此花顏色,一時明白起來。
    便知此花,不在爾的心外。」
    (同樣的,花改為桌子、改為月亮,改為一切事物,一樣成立。)

    如此我們可知,在「因緣」的世界觀基礎條件之下, 一切事物「因緣而生,緣盡則滅」, 因此一切事物「諸法皆空」無自性, 而觀察認識事物的我、的感官、的心、的識,也因此可推論亦「無自性」。
    因此「諸法無我」。

    當我們知道一切事物皆係因緣所生無自性,就可以領悟印證這個智慧, 這個智慧就能"放下執著"、"解開我執"、"跳脫輪迴"=>到達涅槃境界。

    三法印可由此推得:「諸行無常、諸法無我;涅槃寂靜。」

    「一切諸行無常,一切法無我,涅槃寂滅。」(阿含經)
    「諸行無常印、諸法無我印、涅槃寂靜印」(大智度論,中觀學派)

    //一類名詞告訴你所有東西都會有結果,都會永存,你躲得了但是跑不掉…
    另一類名詞告訴你所有東西都不存在、沒有、都是空、都是無、都是虛幻。

    這是怎麼一回事?

    實際上應該這樣理解, 前者是當時的文化背景,傳統思想模式,而這些被描述成痛苦的主因。 而後者則是用來破除前者的, 也就是消除痛苦、無痛苦、解脫痛苦、離苦的方法。

    這些業,被保留聚集了以後,漸漸的就形成了「我」的概念, 並且因此生出「我」的「執著」,或者稱為「我執」, 原本只是由因生出的果,卻形成了進一步的執著, 讓我們無法放下,無法跳脫,無法解脫,也形成了痛苦的來源。
    (我:意識的相續之流。)

    這種由於執著造成的痛苦,甚至會如同在「地獄」之中的折磨, 所以宗教中的地獄意象,其實象徵的是由於我執帶來的折磨。 無止盡的痛苦,重複且循環的發生,無法脫離,這就是地獄的意象。

    而這個地獄。其實正在我們的心中、腦中、念頭中、執著中, 因此地獄中的"永劫"只要你執著,就永遠不會結束,永劫的地獄,時間流動與現實完全不同。。(參考火影忍者的幻術:"月讀"瞳術。)
    直到你"放下屠刀,立地成佛",發正念、成正覺、證悟智慧、解脫涅槃為止。

    而在輪迴之外,有個:無因果、無業、無我、無執著、無輪迴的「彼岸」,正是所謂的「極樂世界」, “心境則佛土淨"與"極樂世界"其實都可以是一個象徵。

    也就是說,其實這些佛家(佛教)名詞,都可以視為象徵或意象,而不是將之視為實際上存在的對象。

    而佛家思想真正的目的,就是要跳脫「因果」,放下「業」,無「我」,解脫「執著」,脫離「輪迴」,體認(領悟)到這個智慧(般若),藉由這個智慧,得到「解脫」,到達「彼岸」,達到「涅槃」的境界。
    (此岸:苦)(彼岸:解脫)(涅槃=寂滅(小乘)or超越(大乘))

    下面來談談「因緣」,最常聽到對因緣的描述,就是「因緣而生,緣盡則滅。」
    因緣的定義,有述及"因"和"緣"的不同,大致上"因"是主要條件,"緣"是輔助條件。
    另外有提及兩件(甚至以上)相關的事物,是互為因緣(互為因果)的, 「如兩束蘆,相倚不倒。」(阿含經)
    而不是我們一般直覺的單方面因果、單向式因緣。 //

  4. Chan Pa Shing 說道:

    天主教或基督教的「耶和華」是中國人信仰的「天」或「上帝」嗎?

    中國上古史有五帝(黃帝、顓頊、帝嚳、帝堯、帝舜)與三王(夏、商、周)(《史記》)。
    自古代三王,中國人信仰的「天」、「上帝」或「昊天上帝」是至上的自然神,統轄天下眾神,主宰大自然和人類,決定著自然變化和人生禍福。

    東漢大儒鄭玄聲稱「上帝者,天之別名」,並有六天一說,認為上帝有六位,即「昊天上帝」加東、南、西、北、中,五方上帝。宋朝理學派大儒朱熹認為,「天」、「帝」、「道」、「理」都是同一本體的不同稱呼。

    所以,天主教或基督教的「耶和華」不是中國人信仰的「天」或「上帝」。

    為什麼天主教或基督教的神由「耶和華」變成中國人信仰的「天」或「上帝」?

    中國四書(論語、大學、中庸、孟子)五經(易經、書經、詩經、禮記、春秋)和史書(如史記)沒有提及「天」、「上帝」或「昊天上帝」是自生自成,也沒有提及祂是創造宇宙萬物,更沒有提及祂代人贖罪,亦沒有提及祂給信徒死後永生。《大明會典》才有這樣的說法。因為明朝末年(1582年),耶穌會士利瑪竇等再次將天主教或基督教傳入中國,為了《聖經》中「耶和華」(YHWH)更易於為中國人接受,把YHWH翻譯成中國人信仰的「天」和「上帝」,誤導了中國人對「天」和「上帝」的本土宗教概念。換言之,在利瑪竇之前,「耶和華」並無「天」或「上帝」的稱號。

    中國人信仰的神(天、上帝)與天主教或基督教的神(耶和華)有何分別?

    古代中國人信仰的神,名為「天」或「上帝」。正如天主教或基督教信仰的神,名為「耶和華」。

    1) 《牛津世界宗教詞典》:「在中國,上帝是眾神的集合名稱。」先秦中的「上帝」是指眾神,並非獨一的神。夏商中的「上帝」是最高神,其他的神成為輔助神。所以,中國人信仰的「上帝」,是統轄天下眾神,主宰大自然和人類,決定著自然變化和人生禍福,但不是創造者。根據中國的神话,創造天地萭物是盘古和女娲。中國人稱乎神的名字為上帝,是因為中國人的信仰是人神合一。中國人拜神(天、上帝)和供奉神,是希望神保佑,保平安吉祥。
    天主教或基督教的「耶和華」是自有者,是全能者,是萬物的創造者,是萬物的主宰者,是世人的主。世人是神的僕人,是罪人。所以,世人要敬畏順服神,不能稱乎神的名字 — YHWH(雅威或耶和華)。世人要謙卑事奉神,討神的喜悅,而不是求神保佑。

    2) 中國人信仰的「上帝」是沒有罪人或沒有原罪(悖逆神)概念。眾生「自身無罪」,這是中國人信仰的神對「眾生平等」。
    天主教或基督教的「耶和華」是有罪人或原罪概念。保羅和彼得提出人犯了悖逆神,是罪人。奧古斯丁提出人自生有罪(原罪),是源於亞當夏娃偷食禁果。
    有國家概念存在,便有叛國罪概念存在。沒有國家概念存在,便沒有叛國罪概念存在。
    有天主教或基督教信仰的神概念存在,便有罪人或原罪概念存在。沒有天主教或基督教信仰的神概念存在,便沒有罪人或沒有原罪概念存在。
    沒有罪人或沒有原罪概念存在,就沒有神的榮耀或恩典,即是沒有神的存在價值。
    這說明為何天主教和基督教強調人有罪或有原罪。

    部份中國人由信仰古代中國的神(天、上帝),改為信仰天主教或基督教的神(天、上帝),便由自身無罪變成自身有罪,真是可悲。

    3) 中國人信仰的「上帝」是沒有神審判概念。
    天主教或基督教的「耶和華」是有神審判概念。
    自有人類,便有死亡。古代(二千年前)死者還未得到神審判,靈魂還未升天(天堂),未能與神和家人永遠同住。現在死者何時得到神審判?何時才能與神和家人永遠同住?

    4) 中國人信仰的「上帝」不是有報復心的殘暴小人。
    天主教或基督教的「耶和華」是有報復心的殘暴小人。
    出埃及記20章3~5節:「除了我以外,你不可有別的神。不可為自己雕刻偶像,也不可作甚麼形像,彷彿上天、下地、和地底下,水中的百物。不可跪拜那些像,也不可事奉牠,因為我耶和華你的神是忌邪的神,恨我的,我必追討他的罪,自父及子,直到三四代。」

    5) 中國人信仰的「上帝」不會鼓動信徒進行殘暴的侵略和種族清洗。
    天主教或基督教的「耶和華」鼓動信徒進行殘暴的侵略和種族清洗。
    申命記 13:6 和13:9神鼓勵信徒消滅其他信仰。
    申命記 20:11 神支持奴隸制度。
    申命記 20:10 至20:12和20:15 神鼓勵信徒進行殘暴的侵略。
    申命記 20:13 和20:15 神鼓勵信徒種族清洗。

    基督徒按照申命記 13:6 – 13:9和20:10 – 20:15 發動宗教戰爭,多次十字軍東征,消滅其他信仰與民族。

    以色列人按照申命記 20:13 和20:15,對迦南人種族清洗。

    16世紀到19世紀末,歐洲人按照申命記 20:10 – 20:15 進行滅絕印第安人。歐洲人不僅掠奪了印第安人的美洲土地,而且還進行滅絕印第安人。還有,歐洲人在北美建立美國之後,美國人進行滅絕印第安人。

    八國聯軍按照申命記 20:10 – 20:15 侵略中國。英法聯軍火燒圓明園,直此搶奪中國國寶。

    侵略者按照申命記 20:10 – 20:15 發動第一次世界大戰和第二次世界大戰。

    還有,以色列沙朗將軍(基督徒)按照聖經內所說的迦南地不被外邦人佔據,在1984年,屠殺黎巴嫩境內的巴勒斯坦難民。

    有天主教或基督教神信仰,便有罪行。所以有十字軍東征,印第安人滅絕,八國聯軍侵略中國,第一次世界大戰和第二次世界大戰等等。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